炭疽桿菌與生物戰

炭疽桿菌與生物戰
  • 作者 : 黃崑巖
  • 圖片來源 : 林麗芳

炭疽桿菌與生物戰

炭疽菌的病原菌成了大新聞,但說來它確也是富於傳奇的歷史故事,值得撰文介紹。不說別的,炭疽病菌一直高居生物戰武器表的第一位。日軍七三一部隊的前身東鄉部隊,在二次大戰末期的1945年,曾經試用榴散彈做為散播炭疽桿菌孢子的武器。榴散彈炸開時會有小鋼珠四散,日軍就在小鋼珠上塗上耐熱的炭疽孢子,做為生物戰武器。我敢打賭,希特勒在集中營一定也用過炭疽病菌做人體試驗。

911紐約事件以後,出現了一位暗放炭疽菌冷箭的生物恐怖份子。耐人尋味的是,炭疽菌是19世紀兩個細菌學的鼻祖,拓展細菌學研究的第一個對象。這兩個大師不但證明細菌是人體疾病的重要原因,也證明一種細菌就夠引致一種特定的病。炭疽菌似乎獨佔了所有的第一。

兩位細菌學家,一是德國的柯赫(Koch),另一是法國的巴斯德(Pasteur)。歷史已蓋棺論定,從動物身上培養,分離,並確認炭疽病係一桿菌引起的是柯赫。他還把這細菌的整個生活史,包括炭疽病菌遇到生存難關就變成孢子來「度小月」的妙法,一一交待清楚,時在1867年。柯赫是觀察力與分析能力極為超凡的開業醫生,也是歷史上第一個使用動物做醫學實驗的細菌學家。當時市面沒有實驗動物,也沒有控制溫度培養細菌的電源,以當時的條件來說,柯赫的研究手法在創意與技巧兩方面皆發揮到最高的境界。比起柯赫,法國的巴斯德算晚了一步。德法兩國在19世紀到20世紀經過三次戰爭,是一對世仇。雖說疾病不識國界,兩位科學家可不缺乏愛國心,而巴斯德的愛國心特別強,普法戰爭時巴斯德的研究室遭到普魯士軍炮轟,更加強了他對德國人的敵視,因而這兩位巨人的交往遠不如近年世界科學界人物間的交融。

但巴斯德也是道地的一代生物學家。1881年春天,看到放置檯上已久的炭疽病菌,興致一來,叫助手不要浪費這老細菌,把它打入一批兔子看看,結果這些兔子並沒有像打了新鮮細菌一樣地在24小時內死亡。巴斯德認為老細菌的毒性已經降低。在好奇心驅使之下,在這些未死的兔子身上接種新鮮細菌,做免疫學上的挑戰,結果全體兔子皆存活下來。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38期 2002-0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