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

生死自在
  • 作者 : 編輯部
  •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如同上了車,就必然終究要下車,人有「生」就必會有「死」。死是什麼?如何面對? 領導百萬信徒慈悲喜捨的釋證嚴法師開示說,注意「現在」,儘力做些事,該休息時,心無掛罣,睡著了,就好了。

生與死是人生的大事,但是最痛苦的是「病」,要「體會」生老病死不難,「說」也容易,但當醫生說只剩多少時日時,真正要「做到」自在,就很不容易。

昨天晚上我接一通電話,他們是慈濟功德會的委員,父親病危,在加護病房昏迷好幾天,昨天醒過來,一直唸著要跟我講話、發願。其實他將近80歲了,平時他說:「啊,這樣多歲了,吃夠了。」但是真正在生死邊緣時,他說:「師父,我要跟你發願,讓我健康起來,我要到你那裡去做志工,我會很盡心盡力地投入……。」我就跟他說:「好啊,好啊,但是你要放輕鬆,心要靜下來。」他說:「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一定要健康起來,我一定要去當志工。」

人生難以無所求

「想得通」,跟「行得通」,有這樣大的差距。「吃到這麼多歲了,有夠了啦,」是想得通,那是平常時候想得通。但是有病的時候,雖已將近80歲,他還要說:「我要發好願,讓我好起來,我要投入當志工……」。這都是還在「求」,求自己能健康起來。

我還聽到電話旁邊的兒子、女兒還在跟他說:「爸,你趕緊發願哪,趕快跟師父說你要做什麼、做什麼……。」明知父親已病危,也知道生命終究會有這麼一段路,也應該很自在了,但在生死關頭,他們還是會有這樣的「求」。人總是在生離死別這條路上很掙扎。

把握生命的使用權

有信仰的人比較開脫些。有位慈濟委員天天來醫院當志工,常常咳嗽,檢查才知已是肺癌末期,住院後仍然天天穿梭在志工中,輔導別的病患。第一次有兩三天不能起床時,她吩咐兒子:「不要告訴師父我身體怎麼樣了。」

後來又有兩三天病情嚴重,她就跟志工說:「我想見師父。」我就去看她,她就沐浴、穿戴整齊,不要讓師父看她有病容。她一直跟我說:「師父你不要擔心我,我可以快去快回,我能碰到師父很高興,我的生命真正有投入,也真正的有達到使用權,該是我用的時候,我儘量用。」隔了兩天,她還是很樂觀,還是去跟病友談想法。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6期 1999-02-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