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與事業的伴侶

生命與事業的伴侶
  • 作者 : 李瑟.黃惠鈴
  • 圖片來源 : 許育愷

從18歲在考場外認識到現在,吳成文和陳映雪既是「二十四小時的同事」,也在人生路途上相扶持;吳成文做事的堅毅精神、陳映雪抗癌的勇氣,答案就在——愛情。

醫界很多人說,為了國衛院從無到有,吳成文「衝得很厲害」,憔悴了不少,接下來是歎息,因為吳夫人(中研院生醫所研究員)陳映雪罹患癌症。

他們兩人相依相親,以及在她罹癌之後,抗癌,並同時以身試藥,研究治癌,病人兼研究者所展現出來的精神,在醫界傳為佳話。

18歲時,他們分別是北一女與師大附中名列前茅的畢業生,都保送台大,不用參加聯考,因在考場外面擔任服務而相識。她活潑好動,大眼明亮,他頭腦清楚,熱情溫馨,從此成為40年的事業與生活夥伴。

陳映雪與吳成文都在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醫學院教書與做研究,是「24小時的同事」,三個兒女等於是在實驗室裡長大的。

13年前,正當人生與事業巔峰,忙於研究癌症成因與治療時,47歲的陳映雪卻得了乳癌……。

陳映雪初聞兇耗,悲憤難抑,「那時孩子都才十幾歲,當母親的總是會哭,想想萬一自己離開人世,孩子沒有母親怎麼辦?」

但是哭過也想清楚了,她自己理出一套哲學,一邊工作,一邊抗癌,視死亡為「休息」,「老天爺如果覺得我可以多做點事,我就多做;如果覺得我做得太累了,要我休息,我就去休息。」就這樣持續13年,總共做了五十多次化療,而一般人做兩次就會受不了。

兩年後,吳成文跟她說,客觀環境使他不能不選擇定居台灣,呵護生醫所奠基。以陳映雪在美國的事業基礎,以及孩子受教育、娘家親人都在美國的情況下,陳映雪陷入兩難。但是他倆都記得,當年共結連理時,映雪答應過成文:「如果有一天要像史懷哲一樣去非洲行醫,我會跟著去。」

陳映雪也認為:「生醫所要辦下去,沒有永久的做法是行不通的。」夫妻倆下決心不回美國了,要專心在台灣做下去。他們再度成為24小時的同事。

六年後陳映雪癌細胞移轉到肝,在台大醫院昏迷了兩個月,生醫所的同事這才知道,原來一直在強悍做研究,且看來健康快樂的陳博士,其實一直也是病人。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8期 1999-05-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