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偉華 無法決定生命長短,但可以決定生命內容

祖偉華 無法決定生命長短,但可以決定生命內容
  • 作者 : 黃惠鈴 採訪整理
  • 圖片來源 : 楊惟玲

41歲的影像工作者祖偉華,7年前得了血癌, 現在每兩天仍要打針,也還在等待換骨髓的機會。 走過醫生預期的5年生命關卡,他的態度更是積極……。

怎麼會是我?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這是我當時的心情。

34歲那年結婚3個月後,為了給太太一個交代,跑去健康檢查,我才知道得了血癌。

之前我曾有幾次在開車時,不自覺地睡著的情形。每次驚醒,都嚇出了一身冷汗。當時我懷疑是不是肝有問題,或者是憂鬱症,還曾到內科甚至精神科等作檢查。

我記得作完健檢後,醫生看了我的驗血報告,表情怪怪地問我有沒有家人,我回答說當然有。醫生問我可否通知家人來,我問要作什麼,他說沒關係,只是要再作檢查。

然後,我被帶到醫院的12樓。我當時只覺得那裡的病房特別好,又安靜,每個醫護人員對病人也特別親切,感覺很好。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翻起住院紀錄,發現上面寫著「cancer」(癌症),我才曉得原來我住的是癌症病房。

頭兩天,我心想一定是假的,一定是開玩笑。後來幾天,會懷疑是上天懲罰我嗎?還是醫生誤診?又想到老婆要當寡婦,有很多這種不健康的情緒出現,我就是哭啊。心情從不想承認到承認,到不願接受,再到接受,也有幾個階段。一直到後來,我體認到這條路我勢必要走下去,心情才比較平靜。

可是,也許有一半是出於故意,有一半是出於自己的情緒起伏,我那時曾經傷害過我愛的人。因為我不曉得能給我太太什麼,我沒有錢,加上她還那麼年輕,才27、28歲,我不想成為她的負擔,所以我跟她吵,逼她離婚,不過我太太不願意。那一陣子,我就是跟她吵,鬧得大家心情非常不好。

後來我太太懷孕了。我記得她生我女兒那晚,我在產房裡面一直哭,就像開水龍頭一樣,不由自主,哭到被醫生趕出來。我想這是喜極而泣,我要作爸爸了,這好像是一輩子的夢想,而那種脆弱是很基本的。

聽到孩子喊我爸爸

孩子出生後,我本來想只要能活到聽見小孩喊我一聲爸爸,我就甘願了。等到她終於喊爸爸,會開始跟我講話了,我會希望能看到她結婚,覺得愈來愈捨不得。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0期 1999-07-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