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也是一種治療

寫作也是一種治療
  • 作者 : 陳玉梅
  • 圖片來源 : 戴重芳

筆名杏林子的作家劉俠生病46年,寫作40年, 罹患類風濕性關節炎的她,疾病在體內愈來愈嚴重。 但是,劉俠卻沉浸於寫作所帶來愉悅裡, 感覺心靈愈來愈豐盈的健康與滿足, 寫作到底帶來什麼力量,讓病人經歷迥異於平常的治癒經驗?

曾經有一頭金色卷髮,身材英挺,笑起來如天使般的吉伯,出生花都巴黎,是暢銷作家、電影編劇,同時更是《世界報》(Le Monde)知名的電影與攝影評論家,在巴黎藝文界風光一時。

但是罹患愛滋病後,愛滋病毒不僅摧毀吉伯的肉體,同時也斲傷吉伯的靈魂。吉伯不只形銷骨毀、容貌早凋,更面臨周遭世界的質變──朋友逐漸疏離、公眾生活的主導權逐步喪失,吉伯嘗盡精神的孤絕與寂寞。

吉伯息交絕遊,一人跑到羅馬,他開始用寫作面對突如其來死亡的恐懼與孤寂。而這些刻骨銘心的紀錄都在《給那沒有救我的朋友》一書。他說:「寫作,是為了有個伴,有個傾吐的對象。」

書寫,愈來愈成為個人在疾病、傷痛肆虐下的自處之道。它帶給病人心靈上意外的收穫,讓病人經歷迥異於平常的治癒經驗。

用書寫對抗疾病

書寫就像精神抗體,可以用來克服疾病與痛楚。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卜若雅(A. Broyard)在《病人狂想曲》一書中表示,「寫病」對他而言就是與疾病對抗。

卜若雅28歲時,深愛的父親因癌症病逝,而在1989年,他也被診斷罹患攝護腺癌。但是卜若雅卻以筆挑戰病魔。他說:「寫作強迫癌症先通過我的個性、人格,才攫得住我。」卜若雅把病擬人化,自由自在地把病情編寫成故事,生病的他假設自己好像是到某一個騷亂的國家去旅行。編寫的同時,讓內心免受疾病荼毒。

書寫陪伴佛萊兒(D. F.McGowin)走過老年癡呆症患者如迷宮般的歲月。

佛萊兒原來是一家法律事務所的資深合夥人。她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會跟老年癡呆症扯上關係。

45歲那年,她隱約地感覺自己記性愈來愈差,經常忘東忘西,連做頓飯都覺得困難重重;電話講到一半,竟突然忘了對方是誰;開車開到一半,忘記回家的路怎麼走;甚至,忘了自己最心愛的兒子叫什麼名字……。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6期 2000-0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