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時」下藥

對「時」下藥
  • 作者 : 黃崑巖
  • 圖片來源 : 林麗芳

對「時」下藥

西方醫學鼻祖希波克拉底認為人是自然界的一環。他倡導「體液學說」:體內有四種體液,即血液、粘液、黃膽及黑膽。它們和自然界的火氣土水四元素,以及大自然熱乾冷濕四特質有著密切的關係。

保持健康要靠四種體液在體內融乳平衡,而平衡與否,除受體內因素之外,也有環境氣候等自然條件的交集影響。

把人當做一個整體,且把人所處的環境一併加以考慮的診療思維,叫wholistic。這種思維必須把空間與時間都予考慮。但希氏的所謂時間只止於季節,而不是現代人所使用的時分。這學理的精髓,是認為人極為渺小,跑不開大自然運作的規範。

人是立體的,有它的三度空間。照希氏的說法,人既然是這宇宙與大自然的成員,愛因斯坦把空間與時間一起考慮的相對論是否也可以延伸到人?換言之,時間對人的生理有沒有影響?答案是肯定的,人的確是具有四度空間的一種存在。

天人合一的新醫學觀

從大體上說,人有所謂晝夜節律,英文叫circadian rhythm,在哺乳動物,這節律的控制中心位在下視丘的所謂上交叉核(supra– chiasmatic nucleus)裡。據統計,深夜一時外科手術後最常發生死亡;深夜三時是一天裡血壓最低的一刻;清晨四時氣喘最常發作;鼻腔過敏最嚴重的是起床後的時段;而上午血壓最高,腦出血與心臟病發作因而最常見於晨間。

晝夜節律的運轉,有外在與內在兩種因素。外因取決於環境以及不同時段的起居活動,而內因則由血液中腎上腺皮質激素荷爾蒙主導。

但近年來發現,這種內外因素的調節機序其實不簡單,因為連單細胞的低等生物,似乎也有生理節律的存在。這種普遍性只能以基因來解釋。調控生理周期的基因有如上班族所熟知的打卡鐘。

如果生理現象在一日裡有其固定的節律,它表示某些細胞的新陳代謝旺盛度會因時而異,醫師用藥似可利用這節律,更有效地對症,還可對「時」下藥,使藥效大大地發揮。華謝斯基等人就發現女性病患服用抗卵巢癌的化學治療,副作用因服用的時段不同而有強弱,可資醫師利用,減少化學治療帶給病人的痛苦。大腸癌的化學治療也已有類似的發現。上述氣喘、血壓症狀的起伏在一日間既有其節律,投藥治療也理應考慮把藥劑火力集中在高危險的時段。

把人體視為宇宙環境的一環,研究病症的起因與演化賴以調整治療時程的學問,叫Chronobiology(時間生物學),這是真正天人合一的新醫學理念。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7期 2000-02-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