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難忘的求醫經驗

我最難忘的求醫經驗
  • 作者 : 思凡
  •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每個人都有自己或家人生病求醫的經驗,甘苦各不同, 《康健雜誌》特別舉辦徵文,向讀者徵詢, 「我最難忘的求醫經驗」,從本期起逐一刊登前三名。

我長期以來一直有很嚴重的心理困擾(疾病),深陷痛苦泥淖,精神和外界近乎隔離,生活中僅是方格的屋宇禁閉我的靈魂,我只知道沒有勇氣結束我氣微的生命。

看了5年的心理醫生,被轉介了2次,對這些醫生的專業知能抱著莫大的質疑,他們的態度與職業精神更令我感到受傷害。

半年多前,我茫然地在廟裡等候母親為我「求神拜佛」時,看見一名年輕女子正在和野狗玩樂,臉上洋溢著和樂,也許是她安詳的神態吸引了我,我趨近且羨慕地看著她和野狗融洽玩耍的畫面。她微笑地告訴我,那兩隻狗是這座廟的「管區」(即守衛者)。我沒有理她,將眼神聚焦在狗身上,她仍親切地問我是來拜拜或散心。我依然將視線投注在狗身上,沒有回答她。她告訴我,她是來散心、紓解壓力的。看著她繼續和狗玩耍,我鼓起勇氣告訴她,我是心理病患。她抬起頭微笑地看著我說:「那恭喜妳,妳是正常的」。我不解地看著她。她接著說:「在繁雜的都市叢林裡,人類的心靈難得健康。」

她不露歧視地親切和我閒談,她很愛狗且固定來此放鬆心情,接著述說她對心靈純淨力量的信念及身體力行的事蹟。我專注地聽著她的言語,仍一語不發。離去前,我向她說聲:「再見!」

一個禮拜後,她如我所期盼地出現在廟前。她微笑和我打招呼,之後很專注地凝神遠望山下的風景。我心想,她可能不願意理會我這心理病患。正當我很失望之際,她問我喜不喜歡藍天白雲,我很高興地點頭。她接著問了我一些生活上相關的事情,我也能逐漸和她聊聊。我很訝異自己的表現,因為我有了很強烈和人溝通互動的慾念,這是我多年來不曾有的感覺。我很樂意和她聊天,她總是很專注地傾聽並且有所回應,她身上渙發著一股令我覺得可信任且很溫馨的氣息。

在離去前,我問她是否願意和我交朋友,她笑得很真誠地說四海之內皆兄弟,並且遞給我一張她自製的名片,告訴我,假日的晚上可打上面的電話與她聯絡。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4期 2000-10-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