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醫與好病人

良醫與好病人
  • 作者 : 黃崑巖
  • 圖片來源 : 林麗芳

良醫與好病人

美國小說家Eric Segal,著有一本叫《Doctors(醫師們)》的書,情節內容描述4位年輕學生在哈佛大學醫學院同窗學醫、畢業、成長、從事醫療生涯裡所經歷的成功與挫折,歡樂與失望的人生戲劇,並刻劃出圍繞著生老病死所呈現的社會與人性百態。

故事的啟端是哈佛醫學院新生的第一堂課,有位白髮老教授步入講堂,不聲不響地撿了一支白粉筆在黑板上寫了阿拉伯數字28,轉身無語掃視了全堂一百多個年輕人片刻,侃侃地說:「今天你們有幸走上醫學這個很特殊的職業,卻千萬忌諱驕矜自大,誤以為醫師能主宰生死與奪。
其實翻開謎底,醫學上可以運用的對症特效藥只不過寥寥的28種而已。」Eric Segal這本書是1980年代初期的書,28這個數字可能已過時,目前恐怕也沒增加多少。但我該註解,這位教授一定是把所有的抗生素概括為一種的。

Eric Segal藉著這位教授的話,引出了很重要的醫學問題。追根究底,發達至今,醫術「修復」器官病變的能力仍舊有限。以腎臟已經衰竭而失去功能的病人而言,移植腎臟解除病痛,只是把有毛病的輪胎換一個新的,沒把壞了的輪胎修好,所以不算「治好」了腎臟。美國醫療科學思想家路易士湯姆斯把這類目前所盛行撤換輪胎式的移植醫學稱為half-way medicine,譯為中文或應稱之為半途醫學。
Eric Segal在開卷第一頁引出的主題,以及湯姆斯的半途醫學論,不啻在告誡醫師,從事醫業要虛心以對,認清醫學之能與不能,才不至於誤導病人。

做好病人的智慧

醫學界冀求醫師們虛懷知命,醫師也希望把這觀念投射到病人。一般輿論界常關心醫師的良窳,但鮮有人討論如何做一個好病人。如果不做好病人,往往從現今醫療擷取不到最大的好處,吃虧的還是病人,怎可不多加省思?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諾貝爾和平獎得獎人勞恩教授(Bernard Lown)對如何做一個好病人做了一些重要的建議,有趣的是這些建議裡重要的幾點與成為良醫的條件大同小異。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4期 2000-10-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