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學的黑色喜劇

解剖學的黑色喜劇
  • 作者 : 黃昆巖
  • 圖片來源 : 林麗芳

解剖學的黑色喜劇


解剖有兩種。第一種是通常一般人所說的解剖學,英文叫anatomy,是為了觀察與研究人體構造而做的解剖。習醫要從這種解剖起步,因為要認知病態先要熟知常態,而常態必須要從學習人體構造著手,才能易懂人體功能。

第二種解剖是病理解剖,英文叫autopsy或necropsy,這種解剖的目的是究明死者的死因,執刀者就不是醫學生或解剖學家,而是病理專家或法醫。

這兩者的目的既然不同,解剖時的執刀方法也就截然不同。前者傾向於巨細無遺,後者固然也要面面顧到,但相較之下是直搗黃龍。最近花蓮發生的吳家離奇死亡案所做的,是典型的病理解剖。

學習人體構造的風尚在西方文藝復興時掀起了高潮,這也難怪,因為文藝復興的主流是人本主義,研究人體必然是它的出發點,這在宗教籠罩社會的中世紀是禁忌。

其實當時研究人體構造的尖兵不是醫師而已,還有藝術家。這批人不但對人體表面的肌理觀察細膩,像達文西對內臟、胎兒都有仔細的觀察與紀錄。

醫學用的第一本解剖學書出現在1543年,適值明朝嘉慶22年,作者是北義大利Padua大學的荷蘭人教授Andreas Vesalius。

從此,解剖學變成了習醫的主流,解剖至上的熾烈風氣一直維持到19世紀,解剖學家是醫學領域最重要的人物。Vesalius桃李滿天下,手下的徒弟Fallopio發現了輸卵管,所以輸卵管叫Fallopian tube.Fallopio的學生Fabrizio發現靜脈血管裡有防止血管迴流的瓣膜。他的高徒英人William Harvey從此獲得靈感,發現了心臟血管的循環系統。沒有解剖學,這些構造都蒙在鼓裡,功能就根本無法進一步探究,生理學就不易誕生。

屍體奇貨可居

持久不熄的解剖學熱,曾經引發了奇怪的故事。18世紀的奧地利作曲家海頓死前,就有好奇的解剖學家計劃如何在海頓死後把他的頭顱弄到手,好研究海頓的音樂才華寓於腦部何處。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8期 2001-03-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