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第一名」

「叫我第一名」
  • 作者 : 蕭蔓
  •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叫我第一名」

「牠會不會握手?」幾乎每一個喜歡熊熊的人,在誇獎完牠的可愛之後,都會立刻用一種「老師」的口氣,問起我是否善盡訓練之責。

長的像大樹一樣高

「我只希望牠健康、快樂的長大,功課好不好沒關係,」我試著用一種開明媽媽的見解,對於熊熊只會用右手握手,而完全聽不懂「換手」的指令進行辯護。

熊熊也就這樣,沒有經過太多訓練,在我心目中長得像大樹一樣高了。除了坐下、握右手之外,站起來、握左手、等一下、走過來,牠聽了,完全不理不睬,更別說期望牠拿報紙、提菜籃、咬飛盤了。

偶爾走在路上,看見有人牽著訓練有素的狗狗,緊跟在主人的左膝旁,昂首前進、步伐一致。而我家熊熊,不是正在牆角猛聞上一隻狗留下來的尿尿,就是正在草叢中尋找一隻我看不見、牠卻一清二楚的蟲蟲。我不免也會暗自羨慕起別人牽狗出街的登樣體面,而我與熊熊,不是牠拖著我跑,就是我喝止牠不准跑,兩個人出現的畫面,只有一句話形容:「沒有訓練過!」

報上登著馴犬學校廣告,一張大狼狗的照片,強調有專車接送,每月學費1萬8千元,收費不輸那種雙語教學的貴氣幼稚園。

我想過讓熊熊去上學,學會昂首走路,過馬路的時候像一個時尚模特兒。我也想過為熊熊付學費,教牠學會接飛盤,公園裡縱身一躍,有一種Tiger Woods的帥氣,可是想著想著,低頭看見熊熊正跟牠的夥伴Aniki(一隻叫大哥的小馬爾吉斯)滿室追咬,玩得不亦樂乎,我不禁歎了口氣,心想:「只要牠健康、快樂的長大,能不能上建中,一點兒也不重要。」

可是,每當報上有大小犬類比賽,我還是會興致沖沖地為熊熊換一條新項圈,帶上牠的小水壺,母子倆搭車前往觀摩競賽。

會場上,熊熊興奮地跟每一隻遇見的狗打招呼、交換一下氣味。牠對高台上閃閃發亮的獎盃、獎盤毫無興趣,也搞不清楚為什麼一隻隻狗輪番上陣,在塑膠地毯上繞行一圈,就站著動也不動,連有人丟一塊小肉乾在眼前(為了測驗賽狗的穩定性),也不去吃。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31期 2001-06-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