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前告知勝過事後法庭抗辯

事前告知勝過事後法庭抗辯
  • 作者 : 顧景怡
  • 圖片來源 : 蕭世英

畢業於美國史丹福大學,熟悉醫療法律的長庚大學醫務管理學系助理教授楊秀儀,在台灣推動醫生的說明義務「告知後同意法則」。

我觀察台灣醫界,10件醫療糾紛,有8件是因為溝通不良造成的,我親身調解的糾紛,有一半以上涉及不告知的糾紛。

在台灣,病人很卑微,什麼都不敢主張,因為他只希望病能好。如果病沒好,病人或家屬就會抱怨:「醫生該講的都沒講」或是「住院的時候醫生都沒來,來了也不關心我的問題」對溝通的不滿,自然埋下日後糾紛的種子。

日本曾發生過一件轟動社會的醫療糾紛。一位婦女就診,醫生並未告訴她得肝癌,或是進一步解釋詳細的病情,僅告訴她是肝炎。婦人因此掉以輕心,偕女兒到夏威夷度假。三個月後,她才至醫院回診,但是,病情已擴大。她不久便過世了。

這是典型的醫事父權主義,是否告知病人、告知的內容、程度、時機,都是由醫生全權決定。雖然病家敗訴,這件案子卻引起日本各媒體熱烈的討論,厚生省(衛生署)還因此對民眾做了有關癌症告知的調查。結果,6成的日本民眾表示,他們想要知道自己的病情。

近40年所發展的「告知後同意法則」便是對這種父權式醫療的反彈。它在法律上的意義是:醫師有法律上的義務,主動用病人可理解的語言告訴病人病情、可能的治療方法、各種方法的治癒率、併發症、副作用和不治療的後果,以供病人選擇。

不只是癌症的告知重要,許多疾病對病人同樣震撼,如多發性硬化症、阿茲海默症……等,都需學習。

我國醫療法第46及58條都有規定醫生應告知病人病情。雖然這兩條並非完全等同於美國法律上「告知後同意法則」,但是結合民法184條第2項「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加損害於他人者,推定有過失」,不難建立我國的「告知後同意法則」。

近來我國也慢慢地透過個案累積,建立醫師的說明義務,馬偕的肩難產事件就是個轟動的個案。產婦身高158公分,體重卻達90.8公斤,而且胎兒很大,她擔心無法用自然生產的方法分娩,就問醫生是否需用剖腹生產,醫生只簡短地表示自然產沒問題,而未進一步詳細告訴病人自然產或剖腹產可能的風險。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32期 2001-07-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