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陰雨轉晴天

從陰雨轉晴天
  • 作者 : 顧景怡
  •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走進白淑娟的家,迎面而來的就是她爽朗的招呼和微笑,已經放學回家的小孩,還有剛學會走路的老么,全跟在媽媽後面,好奇打量著訪客, 加上擠滿在門口鋼琴上的玩具,屋裡顯得很溫馨熱鬧。 白淑娟抱著老么,說出自己抗癌的日子,活潑樂觀的白淑娟,大部份時候平順地敘述著,就像是在談一件年代久遠的事,直到談起家人滿溢的 親情與支持,忍不住流下淚來。 她的故事,也許是台灣醫病關係的縮影,好與壞之間,幾乎像天堂與地獄。

做為癌症病人,我希望醫生直接告訴我病情,不要有隱瞞。要跟我解釋怎麼辦?得這個病會怎樣?要怎樣治療?治療以後會有什麼反應?不治療又會怎樣?

因為讓我完全都知道,我就可以選擇治或不治?不要只跟我說你得了這個病,然後就什麼都不說了,而是要分析,讓我了解。

我剛生下老二時,因為聲音沙啞的情況愈來愈嚴重,去一家醫學中心的耳鼻喉科求診。主治醫生看完我的喉嚨也沒跟我說什麼,反而實習醫師先跑來跟我說:「你那裡長東西,我們安排你住院做切片檢查。」

切片發現,我聲帶上長了惡性淋巴腫瘤。為了怕轉移,我在醫院接著做一連串的檢查。

住院時,每天都有很多家人、親戚來探望我,這讓我懷疑,我的病可能很嚴重。

我不知道自己的病怎麼樣,會幻想,感覺很茫然,也很害怕。走在醫院那條長長的走廊,我的腳步就很沉重。即使不是很嚴重的病,也會變得很沉重。

一個星期後我心急地等著結果,最後忍不住自己跑去醫生的辦公室直接問,醫生也沒有多做解釋,只說:「沒有蔓延,可以出院了。」

出院後再回到醫院掛門診,我原本的內科主治醫生正巧出國,由一位年輕的代理醫生看病。他說我得的是惡性淋巴腫瘤,要我趕快去申請重大疾病證明,並且要求我隔天立即做化學治療。我沒有心理準備,完全不能接受。他講的樣子,一副就是你這個就是惡性腫瘤,你要做化療。

我又到耳鼻喉掛診,那次醫生卻建議我做放射治療,也沒告訴我要再去掛放射腫瘤科的門診。

不但不同科的醫生給不同的意見,使我無所適從,而且再做檢查時,更是粗暴。

耳鼻喉科的另一位醫生替我再做一次切片,她只用噴的局部麻醉方法,當夾子通過喉嚨時,我仍可感覺很痛,一直咳,醫生花了很久的時間仍取不到切片。

後來她竟然威脅說:「你再這個樣子,我就把你送到開刀房全身麻醉。」我那時感覺很痛,一直流眼淚。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32期 2001-07-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