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照顧都要做

治療、照顧都要做
  • 作者 : 顧景怡
  • 圖片來源 : 蕭世英

這位說起話來鏗鏘有力、快速而直接的腫瘤專科醫師,也是德桃癌症關懷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在病人眼中,他是位極具愛心的醫生,對人性敏感、細心。但是,他自己以「永遠都做不夠」來形容與病人和家屬之間的相處。 每天都要面對癌症病人,他是如何處理「告知」這個既難又複雜的過程呢?


跟一個人講癌症,就好像法官判刑一樣,10年、20年、無期徒刑、死刑。

其實,病人來的時後,心裡已經很害怕,不曉得醫生會宣布什麼。這時我會先把聽起來太專業的觀念先擺一邊,先問病人一些背景資料,住哪裡?一起住的是誰?單身?外地人?家族是幾代同堂,長輩兄弟姊妹一大群,或是單親家庭等等資訊。

這個很重要,因為我需要知道病人身邊有什麼人,他背後的整個人際支持結構是什麼,才能設計一個治療是符合他的條件。

例如住台中的病人,無論看病、打針、拿藥都得開車北上,來回奔波,治療不能太嚴重,要保持他的行動能力,而不能讓他躺在床上無法活動。

病人背後的支持是強還是弱很重要,支持愈弱我愈害怕,愈不敢給病人太強、太積極的治療。怕是副作用太強,病人回家後沒人照顧,躺在床上,飯也沒吃,藥也沒吃。

醫生不可能跟著每個病人回家照顧。我們在拉病人,後面總要有人推他,不能猛拉猛拉卻沒人推。

告知有不同的階段,從診斷到治療、從治療到不可以治療、最後進入臨終照顧的階段。當病人面對死亡,又是另一番掙扎。這並不是說一次,面都不必管了,一直要說。病情會變化,每一個點的告知都不同。

告知應是分好幾次慢慢討論,儘量避免與病人單獨談,一方面無法預期病人的反應,多幾個人幫忙聽總是好的。另一方面是避免日後的醫療糾紛。

對病人一定要重覆問:「我剛剛說的你懂不懂?」或是「還有沒有問題要問?」引導病人「想知道就問我」。一次不懂,兩次,三次,病人就會慢慢懂,也可進入狀況。

到了癌症末期,告知更難。當病人問你還可以活多久,我不會指指天空說「只有祂知道。」這樣就是把他的問題迴避了。也不可冷冷的報告一些統計數字。

對數字,很多人不懂,每個人的解讀、感受也不同。例如「25%的存活率」,有的人感覺太低,有的人可能覺得只要超過1%都很好。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32期 2001-07-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