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醫生變病人

  • 作者 : 張曉卉

當醫生變成病人,他們從病中學到的功課,能提供其他的醫師與病人什麼樣的啟示?

一位醫學中心主治醫師,因為腹痛到自己服務醫院的急診室就醫,年輕值班醫師依據學理認為,她的白血球不高,腹痛位置偏中,要她再觀察,結果急性闌尾炎破裂併發腹膜感染。「你們採訪沈君山,他說:『週末不要去急診室』,我覺得還應加上『最好半夜別病』,」因為許多病症狀雖類似,經驗豐富的醫師就會考慮病人的特殊性再下判斷,否則就容易誤判和耽擱病情,連本院醫師都不能倖免。

手術後住院期間,她知道該給後輩醫生機會練習換藥打針,可是仍暗暗希望自己不是小白鼠。總巴望是那個能「一針見血」的實習醫生來做靜脈注射;另一位有辦法把她的傷口引流管,固定在最不痛角度的醫生能天天上班。

由此她回想自己當醫生時,常把榮民病人的血管戳來戳去,把這些老伯伯的呻吟當耳邊風,連眉頭都不皺一下,實在很冷血。「想想每個醫師累積起來的技術和知識,都是病人給的,更應該謙卑。」她從自己生病學到這一課,如今碰到同仁和病人有摩擦時,她會試著站在病人角度想,儘量做到病人舒適兼顧檢查和治療的最好效果。

曾有人說,「想成為良醫,自己必須先做病人。」當身體出狀況,醫生會用什麼態度面對疾病?生過病的醫師,重披白袍,對醫師生涯會有什麼不同的體悟和改變?

想做良醫必須先做病人

醫學倫理相當強調醫師應對病人要有同理心(empathy),意思是要站在病人立場,設身處地了解他的處境和感受。

但說來容易做來難。《當醫師變成病人》作者羅森邦醫師,自剖成為病人前,他已經行醫50年,對病人還算有同理心。卻等到生病時,才發現醫生和病人根本不是一路的。

專研風濕科的羅森邦醫師,從檢查、確定喉癌診斷、到治療前後不過6星期,癌症病人可能有的辛苦和不堪,這位主任級醫師都一一親嚐。

尺寸難以蔽體的病人服;同儕的誤診和敷衍;被放射線技術員當面批評脖子太短;主治醫師不是放他鴿子、就是惜言如金;技術員鬥嘴溜班喝咖啡,將治療交給沒經驗的實習生還不加掩飾;從羅森邦主任、羅森邦醫師、到羅森邦,頭銜每況愈下,「站在病床邊和躺在病床上所看的角度完全不同,」羅森邦從病人角色,呼籲醫師應將心比心地對待病人。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39期 2002-02-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