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登革熱防疫,漏洞處處

台灣登革熱防疫,漏洞處處
  • 作者 : 刁曼蓬.顧景怡
  • 圖片來源 : 陳應欽

登革熱的病例在8月中突破1000大關,甚至有學者,大膽推估南部實際病例應以萬計。 不只是登革熱令人害怕,就連聽起來像是舊時代或是落後地區才有的病:痢疾、傷寒、狂犬病、腦脊髓膜炎等等,也都出現零星病例。再加上,不管是境外移入,或是本土的傳染病輸出,疫情全球化已是銳不可擋的趨勢。 特別是台灣民眾與中國大陸和東南亞等多種傳染病流行疫區互動頻繁,世界每個角落的傳染病,都可能被帶回台灣。面對到處遊走的疾病,我們的防疫盾劍是否做好迎戰準備? 《康健雜誌》特別訪問台灣大學流行病學研究所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陳建仁,提出他對台灣防疫工作的建言。

Q:登革熱防治已超過10年,但沒有顯著成效,連舊時疾病也重出江湖,我們的防疫系統出了什麼問題?

登革熱的防治,一部份是全球性的問題,一部份是台灣本身的問題。

全球氣溫上升,病媒蚊的棲息地也會改變。例如登革熱原本就只在澎湖、屏東,現在已到台北。

登革熱疫情也反映出台灣防疫系統的一些問題。

台灣病媒蚊控制得並不好,因此沒有確實掌握病媒蚊的數目,阻止病源的發生。

這也是「兩頭馬車」的問題,究竟防制病媒蚊是誰的責任?衛生署說殺蟲是環保署的事,環保署說登革熱是衛生署的事,這件事必須加以統合。

衛生體系與環保體系在病媒管制和撲滅上,應該加強分工合作與協調。

Q:醫師在防疫系統中扮演的角色?

台灣醫師對登革熱缺乏良好的診斷或者通報,也是防治登革熱及許多傳染病重要的關鍵。

醫師,特別是第一線的醫師,對傳染病的認識和公共衛生觀念很重要。

另外,藉著生物科技,利用分子生物學方法,可以建立快速診斷系統,儘快找出傳染病原。如果仍舊使用傳統的的細胞培養或是抗體檢驗,耗費多時,以致失去控制疫情的黃金時間。

1995年,台灣曾發生過在非洲感染瘧疾的病人,在台北市逛了一個月的醫院,還找不出身體不適的病因。最後到了一家醫學中心,醫師還是沒找出病因,因此建議病人用電腦斷層掃描檢查。

不幸的是,當他正在接受掃描時,突然斷電,原本在注射管中,已染有部份患者血液的顯影劑逆流回貯存筒,院方繼續使用同樣的顯影劑,因此感染了接下來6位接受同樣顯影劑注射的病人。連同原來的瘧疾患者,共有7個瘧疾病患,最後有4位死亡。

如果當時的醫師有充足的常識,應該多問發病的時間、發病前到過的地方。只要病人說出到過奈及利亞,醫師就會警覺。但醫師沒問,看見發燒,給解熱劑、抗生素就了事,一點都不關心原因在哪裡。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46期 2002-09-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