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為什麼複製媽媽的歹命人生?

她為什麼複製媽媽的歹命人生?
  • 作者 : 盧蘇偉
  •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盧觀!」很少有人會在演講會場這樣稱呼我,我看到一位媽媽走了過來,一時認不出她是誰。

「盧觀,我是麗甄,你輔導過的少年。」

我勉強假裝自己認得,麗甄似乎也看出我已經忘記她是誰,她邊走邊告訴我她的過去,她因吸毒逃家,被裁定保護管束,有一次拿著美工刀,在媽媽面前割腕要自殺,弄得全法院都緊張得要命。

「我想起來了!後來妳又鬧了一次自殺,喝了酒坐在遮雨棚上,讓全社區的住戶半夜驚醒,妳應該不是叫麗甄吧!」

「我改了名字,以前叫珈儒。」

「珈儒!」真牛!(台語)

「想起來了哦。」

珈儒是一個常讓我驚心膽顫的孩子,她因家裡有事想請我幫忙,特別來演講會場找我。我們邊走邊聊,她的媽媽也多次結婚、離婚,多次自殺不成。

「媽媽還好嗎?」

麗甄遲疑了一會,緩緩地告訴我,媽媽兩年前生病過世。麗甄講起媽媽,情緒似乎起伏不定,我看她眼眶紅了!

「我媽媽是個歹命的女人,」麗甄說。媽媽結三次婚,離三次婚,最後未再結婚與人同居,婚姻的過程都是吵鬧不休。我所知道,過去有幾次被家暴,最後這一任同居人也是分分合合,不過未再有家暴發生。

「我一直不懂我媽媽,每次婚姻都是『愛』得死去活來,轟轟烈烈可以寫成愛情小說;但是結了婚,就開始吵個不停,都幾歲了,怎麼還這個樣子?」

以愛為名卻不知自己要什麼

這時我才仔細看著麗甄,不過三十左右,濃妝的臉龐有著一股滄桑。

「妳還好嗎?有十幾年未見了,一切都好嗎?」麗甄淚水湧了出來,她和媽媽一樣,未滿二十歲未婚懷孕,結婚育子,離過一次婚,最近又再婚。

「我希望別像我媽媽一樣歹命,都跟上了壞男人,離了三次婚,還找不到自己要的幸福。」

「妳滿意現在的婚姻和家庭嗎?」

麗甄頭垂了下來,淚水滴在她的深色的裙子上,像一朵朵黑色的花「渲」染開來。我心中有些傷感,在法院工作二十餘年,經常看著以愛為名,讓孩子飽受傷痛,因不知自己對愛的渴求,把自己和婚姻,捲入矛盾和衝突難解的漩窩裡,這樣的傷痛一代接著一代。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90期 2014-09-01 00:00:00.0

關鍵字: 母親、命運、兩性關係、面對自我、人生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