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小時替手 創意總監安心拚事業

3小時替手 創意總監安心拚事業
  • 作者 : 林慧淳
  •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4年前,在廣告公司擔任主管的謝淑如接到父親電話,說自己「突然動不了」,她立刻衝出會議室直奔家裡,送父親就醫,所幸是輕度中風,很快就能回家休養。

出院後雖然行動大致上沒問題,但由於大夥兒白天都要上班,不放心老父一人在家,於是委請熟識的友人充當看護照料起居,沒想到,才過兩個月,父親竟然二度中風。

這回中風來勢洶洶,父親左半身癱瘓,無法自由活動,這也迫使謝淑如姊弟討論往後的照顧模式。

雇用外籍看護嗎?眼看全家5口已塞滿家裡三個房間,再沒有空間能供外勞住下,「總不能搬張行軍床或讓他住廁所吧!太沒人權了。」她說。

送照顧機構或申請日間照顧呢?兒女下班後可以到日照中心接父親回家,不過這個想法一提出,就遭老父強烈反對,「不不不,你們忙你們的,只要留飯在家裡,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謝爸爸對養老院仍有很深的心理障礙,極力抗拒,就算晚上可以回家睡覺,也總覺得不自在,為了不讓父親有「被遺棄」的負面觀感,這個提案當然也作罷。

同理長輩,就能體貼家屬需求

既然請外籍看護和送照顧機構都行不通,謝淑如尋求社會局協助,申請居家照顧服務員到家中幫忙照料父親。

社會局派員家訪,了解照顧需求並評估給予多少補助時數。第一次家訪後,僅批准每天1小時的照顧時數,經過來回申訴討論,最後社會局勉強同意多給半小時,但居服員正式到職後,溝通上又有新難題。

父親尿濕床單,請居服員順便換上新床單,不行。髒衣服順便丟進洗衣機裡洗,也不行。謝淑如搖頭說,居服員總說這些項目不在原先勾選的列表中,不屬於居服的工作範圍,但她質疑,照顧老人家真能把瑣事一一列出嗎?她回想起來仍忿忿不平。

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涂心寧指出,多數人對居家服務仍感陌生,許多家屬常要求居服員「順便」多做些事,居服員本來就有權拒絕。居家服務以鐘點計費,服務員做完家屬所勾選服務項目後,時間也結束,必須趕往下一個案家服務。

最近半年來,謝家重新申請居家服務,每天3小時,包括一早為父親換尿布、備餐,有空還會推著父親到附近的廟宇拜拜,中午則為他洗澡後,備好下午可用的點心和飲水才離開,謝淑如心存感激,她認為一個居服員能抱持同理心,打從心底真正關心老人家,就能體貼家屬的需求。

照顧責任和工作剝奪時間

父親中風4年來,謝淑如除了在日夜顛倒的廣告業打拚,承擔家中大部份開銷之外,回家後也一肩扛起照顧責任,至今未婚的她感觸很深,「從沒想過,壞事一件一件接著來,擔子只會愈來愈沉重,誰比較在意,誰就多做些。」

照顧責任和繁忙工作也不斷搶奪有限時間,糾結著她的生活。

由於父親的身體仍需持續追蹤,謝淑如常得請假陪她到醫院抽血、看病,雖然同事都能體諒,「但時間一久,我知道老闆難免不高興,」她嘆口氣,神情無奈。

一回她與客戶相約傍晚,本來打算下午帶著老父就醫後先返家安頓好再出門,沒想到在醫院等待太久,眼看著要遲到了,謝淑如硬著頭皮推老父赴約,才走到門口,就被階梯卡著動彈不得,半推半扛滿身大汗進了餐廳,面對眾人詫異的目光。

她說,父親雖然早年就罹患糖尿病,但一直控制得宜,後來隨著年紀漸長,攝護腺肥大開刀,又經歷兩次中風,到現在愈來愈退化,有時連兒女的名字、年紀、生肖都記不清楚,有時她或姊姊為他洗澡更衣,老父也會感覺扭捏難為情,這時她會握著父親的手,告訴他,「小時候你照顧我,現在換我照顧你。」

雖然屢有折衝,居家服務依舊減輕了照顧重擔,讓謝淑如能陪伴父親安心、有尊嚴地走過人生最後一哩路。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90期 2014-08-27 00:00:00.0

關鍵字: 居家照顧服務、照護、謝淑如、老人照顧機構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