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小時替手 創意總監安心拚事業

3小時替手 創意總監安心拚事業
  • 作者 : 林慧淳
  •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林慧淳

4年前,在廣告公司擔任主管的謝淑如接到父親電話,說自己「突然動不了」,她立刻衝出會議室直奔家裡,送父親就醫,所幸是輕度中風,很快就能回家休養。

出院後雖然行動大致上沒問題,但由於大夥兒白天都要上班,不放心老父一人在家,於是委請熟識的友人充當看護照料起居,沒想到,才過兩個月,父親竟然二度中風。

這回中風來勢洶洶,父親左半身癱瘓,無法自由活動,這也迫使謝淑如姊弟討論往後的照顧模式。

雇用外籍看護嗎?眼看全家5口已塞滿家裡三個房間,再沒有空間能供外勞住下,「總不能搬張行軍床或讓他住廁所吧!太沒人權了。」她說。

送照顧機構或申請日間照顧呢?兒女下班後可以到日照中心接父親回家,不過這個想法一提出,就遭老父強烈反對,「不不不,你們忙你們的,只要留飯在家裡,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謝爸爸對養老院仍有很深的心理障礙,極力抗拒,就算晚上可以回家睡覺,也總覺得不自在,為了不讓父親有「被遺棄」的負面觀感,這個提案當然也作罷。

同理長輩,就能體貼家屬需求

既然請外籍看護和送照顧機構都行不通,謝淑如尋求社會局協助,申請居家照顧服務員到家中幫忙照料父親。

社會局派員家訪,了解照顧需求並評估給予多少補助時數。第一次家訪後,僅批准每天1小時的照顧時數,經過來回申訴討論,最後社會局勉強同意多給半小時,但居服員正式到職後,溝通上又有新難題。

父親尿濕床單,請居服員順便換上新床單,不行。髒衣服順便丟進洗衣機裡洗,也不行。謝淑如搖頭說,居服員總說這些項目不在原先勾選的列表中,不屬於居服的工作範圍,但她質疑,照顧老人家真能把瑣事一一列出嗎?她回想起來仍忿忿不平。

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涂心寧指出,多數人對居家服務仍感陌生,許多家屬常要求居服員「順便」多做些事,居服員本來就有權拒絕。居家服務以鐘點計費,服務員做完家屬所勾選服務項目後,時間也結束,必須趕往下一個案家服務。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90期 2014-08-27 00:00:00.0

關鍵字: 照護、居家照顧服務、老人照顧機構、謝淑如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