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安平,嚐美食

  • 作者 : 朱念文

觀夕照,聽海風,走在安平,歷史就在俯仰間滑落。

搭機南下當天,一大早就發現右眼紅腫,明顯的發炎症候,不戴隱形眼鏡我就會頭昏昏視茫茫,只好自我安慰,古蹟不用看得太清楚,朦朧之美才最引人。

震驚的還在後頭。堪稱府城角頭的赤崁文史工作室負責人鄭道聰坦言,安平老街不像大溪經過良好規劃,尤其素有台灣第一街之譽的延平街拓寬後,「看起來根本沒什麼,」鄭道聰說。

一本古都人的海派直率,他對安平其實依戀甚深。怡和洋行拆除改建國宅,充滿童年回憶的空間輕易消失,鄭道聰深受震撼,進而投入社區總體營造,還「中年轉業」,放棄茶葉生意(茉莉綠茶變冷飲可是他發明的!)成立文史工作室。

那到底怎麼遊老街?我焦慮起來。

嘿,到了台南,可沒有急就章這回事。話說從頭,茶香氤氳中,人稱「鄭老師」的鄭道聰,娓娓道來安平隱藏在觀光指南後的滄桑史。

追想安平舊時情

數百年前。

「這裡是哪裡?」從中國渡海而來,渾然不知身在何方的漢人問。

「Tayouan。」世居安平的平埔族以部落名相告。

「台窩灣?大員?」哦,原來如此。

傳說台灣一詞就是這麼雞同鴨講轉化來的。當時移民說「去台灣」,其實都是從安平登陸。

待17世紀荷蘭人進一步開發台灣,開啟安平的黃金時代。延平街即由荷商所建,原名台灣街,日據時代改為一等街,也稱第一街,成就台灣第一街之名。但鄭道聰認為,嚴格說來,台灣真正發展的第一條內陸街應是台南市的民權路。

不過這無傷安平的樞紐地位。彼時世界正處於「大航海」期,台灣成為進入歐亞和東北亞的中繼站,安平一躍而上世界舞台。不同國籍的人在此行商,各國語言流通,「安平可說是台灣第一波全球化的地方,」鄭道聰指出。

趕走荷蘭人之後的明鄭時期,實施囤田制,發行貨幣,擴大貿易範圍,安平繼續欣欣向榮。

台灣隸屬於清朝之後,移民融合的氣氛更加濃厚,出現中式風格的建築,但港鎮風格不減。例如安平的角頭廟供奉王爺,即因港口多瘟疫,王爺象徵瘟神,此外也有拜王船的信仰。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1期 2003-02-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