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步原是向前行

  • 作者 : 洪蘭

退步原是向前行

週末去參加一位朋友母親的葬禮,她母親多年來受她祖母虐待並被誣指偷首飾,最後雖然真相大白,但是祖母並未道歉。她為了母親不曾親耳聽到這一聲對不起,心中非常的憤憤不平,宣稱母親死不瞑目,葬禮完畢後,我搭同事便車回台北,同事也認為受冤屈,一定要討回公道,至少要想各種方法叫她祖母道歉,我聽了頗不以為然,因為這跟我父親教我的人生態度完全不同。

我父親說,凡事要操之在我,儘量爭取主控權,但是對於不能控制之事,就要完全放開,心才會自在。不要為了一件自己無能為力之事(如要別人道歉),而耿耿於懷,破壞了心境的安寧。我唸小學時,曾被同學栽贓(牛哥的漫畫書),而被叫到訓導處去罰站,我當時心中也憤憤不平,極思報復,父親說:人一生中一定會有冤枉你、嫉妒你之人,我們不可能逢人便辨白,因此凡是自己沒有主控權之事便留待時間去解決。英文有句話「Truth is the daughter of time」(真相是時間的女兒),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他告誡我們不要把心情寄託在別人的行為上,一定要自己主控。別人對不對得起我們都沒有關係,因為人是對自己負責,沒有人可以使自己心情好或不好。所以父親以前一直叫我們讀歷史,歷史上有許多忠臣被陷害(所謂「自古忠良無下場」),但是時間過去,真相出來了,他的清白名聲仍然是萬古流芳。他舉了很多人,但我只記得岳飛、袁崇煥。

主控與放開

過去父親的話,我都當耳邊風,但是那一天坐在汽車裡,我感到了父親的智慧,因為怨恨是最傷身體的一種負面情緒,它鎖住我們心,使我們看不見其他美好之事,虛度了人生。

關於「操之在我」,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帶父親去醫院看病,碰到紅燈停了下來,我前面有部車,但是我右邊完全沒有車,父親便叫我移換車道過去,他說燈一綠便可以走,不必等前面的車啟動,我說又不差這幾秒鐘。父親正色說:「人生事,不論大小要盡其在我,要爭取操之在我」,燈綠了,我便先走了,到了下個路口,正好趕上綠燈變黃,我及時通過,後來一路都是綠燈直到醫院,如果沒有趕上這個綠燈,很可能每個路口都得停,但是這不是重點,因為的確不差這幾分鐘,重點是父親教了我事情不論大小都要盡力而為,都要爭取主控,如果操之在我,便不會聽命於人,命運就控制在自己手上,那麼不論成敗都不會有遺憾,他要我們實實在在過一生,不要有遺憾。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4期 2003-05-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