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被隔離者更多的愛

  • 作者 : 林芝安

給被隔離者更多的愛

在金融機構工作的洪建霖(化名)剛從至善園隔離14天出來,他不敢跟記者約在咖啡廳,只願意在公園裡談,他坦承到目前為止,對於密閉式空間仍感到不安。

「我覺得與人的距離感變了,怕跟別人接觸,」30多歲的洪建霖稍微停頓幾秒,道出歷經這段隔離期間後,內心最大的改變。

來到至善園之前,洪建霖已經在和平醫院待了一星期。他原本是因為肝功能指數偏高,到和平醫院檢查,沒想到遇上封院事件,成了和平隔離者。

當時他住在B棟7樓,樓上樓下全是SARS病患,「我覺得空氣充滿病毒,幾乎不敢呼吸,」洪建霖當時連搭電梯下樓都膽戰心驚,後來乾脆請家人不要再幫他送東西來。

在至善園,連續兩星期被關在一人一間的房間,除了一台電視,其他什麼也沒有,哪兒也不能去。每天有人定期送餐、量體溫,彼此不能交談,總是對方先敲門,在小小窗口比個戴口罩動作,然後才開門。有時候連人都看不見,只見地上擺著便當。

「我覺得自己好像全身沾滿病毒,別人不敢靠近我,」洪建霖自析。

再熱也不敢吹電扇

因為手機、收音機、錢包等私人物品都必須留在和平醫院,漫長的隔離期間,除了看電視,洪建霖只能發呆,胡思亂想。洪建霖淡淡地說,離開和平住院病房時,得先穿上隔離衣,戴上二層口罩、二層帽套、兩副手套、兩副腳套,走出醫院大門前,每個人都得脫掉所有隔離裝備,全身只剩內衣褲和口罩,噴灑消毒水後,一人一條毛毯上救護車。來到至善園時,真的是「孑然一身」。

隔離房間不能有空調,窗戶只能開一點點,「大概是當局怕又發生意外狀況吧,」洪建霖推推眼鏡自嘲。當時他即使很悶熱也不吹電風扇,因為之前在和平,只要一發燒,就很有可能被送到8樓SARS病患集中區,這樣的擔憂延續到至善園,「我寧可每天流一身汗,也不吹電扇。」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5期 2003-06-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