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父母談生死用理性與愛化解擔憂恐懼

  • 作者 : 林芝安

趁健康時討論死亡這樣一個令人恐懼的話題,就會發現沒什麼好恐懼的。

死亡是個未知。承平時,少有人願意犯父母大忌,正襟危坐「討論」。當不幸意外降臨時,家人措手不及,更不願也不知道怎麼談,最後只好被外人指導,在慌亂忙碌中收場。

談論死亡有兩個層面,一個是理性部份,臨終前想接受哪種緊急醫療,想交代什麼、如何料理身後事。另個部份較感性,如何陪伴,如何面對死亡。

兩者都不好談,每個人總有一天,卻都會遇上。中華生死學會秘書長尉遲淦教授認為,隨機教育很重要。

這幾年台灣災難頻傳,空難、水災、地震再加上SARS,透過媒體報導,國人有更多機會直接感受死亡。尉遲淦建議從「如果遇到這種狀況時,怎麼辦?」問句導入,搭新聞便車啟動話題,融入日常閒聊之中,這對長輩來說,接受度較高。

趁健康的時候談比較好

生死專家們認為,趁健康的時候談生論死,情緒較能自在。台灣普遍缺乏生死教育,再加上傳統文化包袱,等父母病重了,增添討論難度。

《琉璃光》雜誌發行人邱麗惠長年獨居台北,去年,她父親身體微恙,就將他從花蓮接來同住,聊天中她發現爸爸其實滿害怕死亡。

害怕放在心裡,會產生不必要的想像。她決定找機會對父親談一些生死觀念。

恰好她剛從美國找雷久南博士做催眠療法回台沒多久,在前世催眠中,邱麗惠在300年前曾是中醫師,現在很有默契、感覺很熟悉的好同事,原來是當年身旁書僮。

邱麗惠對父親滔滔述說催眠細節,如何呼應到現世人事物,讓父親了解死亡就像換件衣服、換個房子,「就像搬家一樣,」重要的是你換了什麼衣服,換了什麼房子。

邱麗惠從佛教觀點引導父親,死亡是生命另個開始,為了下一個新生,死,是很自然的事。後來她父親慢慢能接受,敢把內心的擔憂與恐懼談出來,父女倆更能深入對談,分享彼此生命經驗。

她父親放心不下遠在花蓮的兒子、媳婦,邱麗惠直言,「有一天我們都得走,到時候你還能指揮或照顧你的子女嗎?應該把焦點轉到自己身上,多運動、讓自己睡得好。」邱麗惠播放宗教音樂,要父親跟著念經文,當意念集中在某一件事上,愛操煩、思慮多的父親不再失眠,很快就能入睡。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6期 2003-07-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