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建仁(衛生署署長)很徬徨、有壓力,但不孤獨

  • 作者 : 黃惠鈴

6月中,台灣終於從世界衛生組織的旅遊警示區除名,顯示抗SARS有成! 甫上任一個多月的衛生署署長陳建仁,臉上又重現純真大大的招牌笑容。 從台灣的疫情爆發後,身為國際知名的流行病學專家,陳建仁即擔任行政院專家委員會召集人,結合各專家學者,追獵病毒。5月中,接著扛起衛生大家長的重責。 雖臨危受命,又是第一個非醫生背景出任衛生署署長,不喜政治的陳建仁,卻以他獨有的風格,邁出步伐。 秉持科學家的研究特質是其一。 幾乎每天忙到晚上十一、二點才進家門,陳建仁笑喻,自己如同24小時營業的超商,真的沒睡多少。因為在外開完會、處理公事後,回家不是倒頭就睡,還要趕緊上網,查《Science》、《Lancet》等知名醫學期刊對SARS病毒的探討。「要看啊,沒有科學知識,不敢下手,」他說。 因為詳查、詳閱科學知識,逐漸了解SARS病毒的傳染途徑與傳染力,所以敢提出發燒門診、做發燒篩檢等。 「我不敢做一個政策下去,卻沒有科學根據,因為到時錯的話,會很麻煩!」他堅持實事求是。 宗教家的心,是他另個特質。 抗煞期間,篤信天主教的陳建仁呼籲全民彼此相愛,用愛與和平共度難關。 面對醫界,態度亦然。 前一陣子,部份醫院協會的代表就上半年健保支付醫院的錢該怎麼分,向陳建仁爭取。面對醫院代表以利為先的態度,他生氣地反問:「辦醫院的目的是什麼?」因為他認為,醫院應該是重「愛、和平與公益」的地方。他的一席話,當場讓醫院代表默然折服,雙方因此更能溝通。 這兩、三個月來奔波操勞,陳建仁明顯變瘦三、四公斤。拉拉變鬆的褲腰,陳建仁笑道,太太叫他「乾脆把皮帶多剪一格」。 雖然忙得很累、很辛苦,不過,陳建仁感性地說,疫情能趨緩要感謝全台灣的老百姓。這段期間他看到台灣很好的民間生命力,而這正是支持他一路走來的最大力量。 「雖然很徬徨,很有壓力,但從來沒有感到孤獨,」他說。 6月下旬的星期六早上,空蕩蕩的衛生署14樓辦公室,陳建仁犧牲休假,接受《康健雜誌》專訪。

Q:對於台灣在對抗SARS疫情,有什麼看法?

A:5月初以前,防SARS工作有點瞎子摸象,因為我們不曉得SARS症狀是怎樣,不曉得傳染途徑、傳染力、症狀發展,治療更不用講,是鴉鴉烏。涂醒哲(前衛生署署長)、陳再晉(前疾病管制局局長)、邱淑媞(前台北市衛生局局長),我覺得他們是在完全沒有科學知識支持的情況下,對抗SARS是很難、很難。

因為我們無知,不了解,彼此猜疑、不合作,所以前面那段時間,打了很苦的戰爭。

不過到後來,很多的期刊文章出來,我們很快地累積知識後,抗SARS的方法就有了。5月以後,我們慢慢了解這個疾病,看到醫護人員勇敢地站出來,很多老百姓已經能接納他已經出院的家屬。

所以,這一段時間我發現,我們走過死蔭的幽谷,可以看到有鑲金邊的光芒的感覺,我又重新看到台灣很好的民間生命力,讓我一直撐、一直拚,一定要從旅遊警示區中除名,會有一種很大的感動去進行。

面對SARS,大家不互相幫忙是不行的。像每個國外記者問我,說「你們衛生署做得很好」,我說:「不是,是全部台灣的老百姓」。這是台灣老百姓活力的最明顯表現。

做好流感疫苗接種

Q:台灣已經從旅遊警示區除名,未來的工作重點有哪些?

A:第一個是預防未來SARS再來臨。SARS一定會再來,因為它不是只在人身上的病毒,可能也會在一些野生動物身上,完全革除是相當困難的。未來SARS來時,應該集中治療。所以我們開始建SARS專責醫院。現在大概會有14家專責醫院、700多床。

第二,秋天的時候會面臨新的一波流行性感冒的流行。一旦流行性感冒在台灣流行起來,症狀又跟SARS很像,搞不好SARS醫院住的都是流行性感冒病人,等到有SARS病人,又來不及用床。所以,我們現在要做流行性感冒的應付措施,對高危險群像醫療工作人員、老年人或醫院住院病人,應該給流行性感冒疫苗的接種,讓他們不得流行性感冒,也不會被誤以為得到SARS。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6期 2003-07-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