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幕後的聲援者

  • 作者 : 黃崑巖

你是幕後的聲援者

SARS掀開了一大堆國內醫療與醫學教育的問題。人人在問,到底我們的問題出在哪兒?人人似乎都有答案,巧思對策,更有不少人舉出證明,認為浴火重生的台灣,醫療將會光明。我們暫且不提SARS過後政府將從何種角度去檢討這次的教訓,做所謂的後SARS重建工作,醫界一個重要的觀念是不許忘的。

我1982年離開美國華府的喬治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回台南創建成大醫學院時,喬大醫學院的學費每年每人為2萬4千美元,這還不包括吃住、零用金與書籍。當時的美金匯率為一美元兌換台幣40元,所以該校的學費等於是一年台幣96萬元。按喬治華盛頓醫學院不屬任何州或市,拿不到分文政府補助,故2萬4千美元學費,頗能反映醫學教育之成本貴到何種地步。

培養一位醫生要多少錢?

因為有這種實例,我不能相信台灣醫學院的低學費,足以滿足醫學院治學之所需經費。有一天我和當時高雄醫學院的院長謝獻臣兩人坐下,從頭到尾精算國內培育一位醫師到底需要多少經費。

教育一個醫師不是找幾位能言善辯、學有專精的教員為學生傳授知識就能解決,學解剖要屍體,好幾個學科需要大小動物與儀器,學看病必須有醫院,要醫院還得經營得體,醫院裡需要護士、醫技人員、行政人員,以及各種昂貴的醫療設施。這些人員設備的投資有的是用來進行教學的,不能不算是教育開支。把這所有的開支皆納入考慮,我們兩人獲得共識,培育一位醫學系學生一年的經費,大約是當時的台幣40萬元。如以今天的幣值計算,可能是45∼50萬元之譜。

但現行的醫學系學生每年學費,兩學期加在一起也不超過20萬,所以中間有一頗大的差額。這差額,一定有人在貼補,不然醫學系必定立刻倒閉。

這是誰?是拿醫院的盈餘來填補的嗎?不見得,因為跑遍天下,醫院院長與醫學院院長相處不睦的遠多於融洽的,醫學院長如果想要醫院的錢流到醫學院,流過來的將僅止於象徵性讓你解渴的水滴,全面拔刀相助願濕潤教育活動的醫院並不多,現在在健保給付的壓力之下這種可能更少了。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7期 2003-08-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