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解藥出現了嗎?

  • 作者 : 司晏芳編譯

從禽流感、狂牛症到SARS,沒有人知道下一個新興病毒何時現身。 除了口罩、隔離和撲殺動物,21世紀人類有哪些藥物對抗病毒? 最新抗病毒藥物進展如何?

「找到愛滋疫苗!」滿臉落腮鬍的馬修博士衝進辦公室,難掩興奮地說:「新化合物(T20)成功阻擋愛滋病毒附著於健康細胞,阻止病毒登陸、入侵。」

Trimeris公司總裁波洛奈西博士永遠記得九年前在杜克大學的那一幕,「彷彿就發生在昨天。」現年62歲的他,鑽研病毒三十多個年頭,曾在1980年代參與研發全世界第一個抗病毒藥物(AZT)。

雖然,T20後來被證實無法預防愛滋病,但它在今年3月通過FDA審查,適用於對目前抗愛滋病毒藥物發生抗藥性的病人。

從合成T20到臨床上市,波洛奈西博士研究團隊足足花了九年以上的時間,才追上愛滋病毒突變的腳步。新興傳染病猖狂的年代,新藥研發追得上病毒突變的速度嗎?

未來,一旦病毒上身,你會不會有藥醫?

病毒比細菌刁鑽

雖然,細菌和病毒都是傳染病,但和對抗細菌的抗生素比起來,抗病毒藥物不但進展緩慢,而且少得可憐。

早在1928年,佛萊明發現盤尼西林(第一個抗生素)後,新的抗生素不斷問世,種類已經多達好幾十種。儘管抗生素出現抗藥性的問題,但它多半能夠發揮藥到病除的神效。

糾纏人類數千年的梅毒、肺結核、猩紅熱等種種細菌引起的疾病,因為抗生素的出現,不再無藥可醫,甚至是可以治癒的。

反觀抗病毒藥物,數目只有三十多種,第一個抗病毒藥比盤尼西林晚了半個世紀才發明,而且一半以上用來對抗單一病毒──愛滋病毒。

抗病毒藥物通常僅能做到減輕症狀或延緩病程。時至今日,感冒仍然無法治癒。

為什麼抗病毒藥物發展遠遠落後抗生素?

並不是病毒構造比細菌複雜,而是它比細菌簡單得太多。

細菌能夠自給自足,它的構造和生理代謝機制都和人類細胞大不相同,每個環節都適合設計為藥物攻擊的標靶,所以抗生素可以精準瞄準細菌,鮮少傷及無辜細胞。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8期 2003-08-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