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拍子與身體合而為一

  • 作者 : 林芝安

讓拍子與身體合而為一

表演藝術團體「優劇場」以嚴酷的身體訓練著稱,1993年,擊鼓指導黃志文從印度回來後,什麼也不教,除了靜坐。他說,「先教靜坐再學打鼓,」優人從早坐到晚,即使一星期後團員只剩兩位,他依然堅持。

「沒有學靜坐,就不知道如何聆聽、去覺察身體的力量是什麼,靜坐讓身體覺受力慢慢發酵,人的質地改變,如果只著眼外在技巧,只能說是二流表演藝術,」黃志文語氣堅定。

那年,黃志文計劃到印度旅行一個月,卻在恆河附近旅店遇到一位師父,教他打坐,一待就是半年。

第一天打坐,師父丟句話:「打坐就是一天24小時活在當下,沒別的了。」這話如一把劍,直劈而下,「那年我28歲,回想之前生活不是在未來打轉,就是在過去裡搖晃,念頭紛亂,很少活在當下。」

師父又說,這個早晨如此美麗,陽光燦爛,為什麼不好好聽鳥叫聲,感受風的熱度與清涼,活在當下才能感知你的環境發生了什麼事。

黃志文認真學了兩星期,從如何走路、吃飯、喝茶、穿衣服學起,聽來有點不可思議,這些生活技能還需要學嗎?

「調整呼吸,調整內在平衡,訓練自己做好當下的事,」黃志文解釋,人們習慣一心多用,打坐的練習就是要學會觀察各種飄過的念頭,吃飯就慢慢咀嚼,細細品嚐食物美味,讓腦子淨空,好好走一步路,一次只做一件事,把事情做完做好,就是打坐。

每當意念飛過,立刻警覺,把自己拉回來,拉扯的力量很痛苦,因為慣性已久,只能隨時鞭策自己,處在當下。

從此,黃志文看事情不一樣了。他看一片葉子,葉脈紋理格外清楚,藍天下一陣風吹來,聽來特別清脆悅耳。

兩星期後他辭別師父往北印度繼續旅行,沿路當地人喜歡問:「你從哪裡來?」剛開始他回答:「我從台灣來」或「我在馬來西亞出生」。相同的問題每天上演。有一天又有人問,突然間,這尋常的問題變得深奧難解,「我開始對生命疑惑起來,我究竟從哪裡來?」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8期 2003-09-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