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面對醫學倫理的拔河

痛苦面對醫學倫理的拔河
  • 作者 : 編輯部
  • 圖片來源 : 蕭世英

自1968年完成世界首例骨髓移植,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成為造血幹細胞移植的重鎮之一。而目前在該校主持血液與骨髓移植小組暨幹細胞研究中心的約翰•華格納(John E. Wagner),是全球知名的臍帶血移植專家。 他在1990年8月進行全球首例白血病臍帶血移植手術。除了持續治療病童外,目前他帶領的團隊更運用「雙份臍帶血移植」等技術,成功救治許多成人。 此外,華格納教授曾替美國一個得罕見范康寧氏貧血(Fanconi anemia)的小女孩茉莉,以她才剛出生的弟弟亞當的臍帶血做移植。 小亞當是茉莉的父母刻意生來救茉莉的。茉莉的父母以人工受孕,做胚胎著床前基因診斷(P.G.D.),找出沒有異常的貧血基因,且組織配對與茉莉相合,適合做臍帶血移植的胚胎,因此生下亞當。 移植3年多來,茉莉復原良好,而有關基因篩選等的移植倫理問題,也在美國沸沸湯湯,引發爭議。以下是華格納教授接受《康健雜誌》專訪的內容。

Q:你目前進行過多少例的臍帶血移植手術?

A:約350例,其中有三分之一是成人移植。目前全球已有3500多件臍帶血移植的案例,其中2000多例是用臍血移植來治療兒童,可以算是兒科的標準治療(standard of care),雖然成人也有1000多例移植案例,但到目前為止仍未有人針對成人移植發表任何醫學報告。所以,我們雖然知道臍帶血移植已經可以用在成人,但它還不能算是標準治療。

Q:為什麼到目前為止沒有人發表關於成人臍帶血移植手術的報告?

A:我也不知道。當我到臍帶血銀行時,發現有許多成人在等待手術。我可以告訴你,從美國紐約臍帶血銀行的資料來看,成人移植的存活率約20%,這個數字並不令人驚訝,醫界目前還在學習如何去進行這項手術,但在明尼蘇達大學的成人臍帶血移植手術存活率是50%,因為我們有許多成人移植的病例數,我們的重點擺在成人移植。

一項突破性的做法是雙份臍帶血移植(double cord blood transplant)。因為在此之前,我們沒有足夠的細胞數進行成人移植。如果,你不接受雙份臍帶血,用兩個臍帶血來源做為移植物(graft),那你就無法為病人找到足夠的細胞數。

在明尼蘇達大學,我們去年只做了5例骨髓移植,其他65例都是臍帶血移植,每年約有25例的兒童臍帶血移植。過去,明尼蘇達也是以骨髓移植為主,但在兩年前,我們比較了骨髓移植和臍帶血移植的結果,發現臍帶血移植優於骨髓移植,因此改變了我們的做法。

另外一項新做法是「非殲滅性骨髓移植」(non-myeloablative therapy),病人所接受的化療或放療劑量明顯降低許多,副作用也較小。因為我們發現殺死癌細胞的,並不是化療或放療,而是移植物(graft),是捐贈者的細胞治癒癌症。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60期 2003-1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