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米,帶我走出低潮

一粒米,帶我走出低潮
  • 作者 : 林貞岑
  •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彷彿上天開了個小玩笑,看起來零壓力的「嗨咖」,有天再也無法笑出聲來。

這不是電影情節,而是劇場人曾瑞蘭的真實遭遇。那年她38歲,嫁給相戀已久的年輕劇場導演廖俊凱,穿梭在新上任的藝術行政工作以及個人興趣的劇場事務中,她忙得不亦樂乎。

「我以為我可以蠟燭三頭燒,」曾瑞蘭坦承,雖然談笑間沒有顯露壓力,但求好心切、凡事親力親為的結果,回到家已經晚上11點,接著還要處理劇場事務,經常忙到天亮。

2012年底,好不容易劇場戲碼殺青,也剛完成手上的大案子,曾瑞蘭吃完慶功宴隔天,竟然累到無法從床上爬起來,頻頻吵嚷著「辭職不要去上班」,整整昏睡一星期,嚇壞家人。

「嗨咖」一夕之間變了個人:無精打采、情緒低落、不洗澡、不說話、不敢出門。醫生診斷她得了憂鬱症,「你用40歲的體力在過25歲的生活,」他說,簡直是在玩命。

一粒米,把她從憂鬱谷底拉了上來。

將近半年,曾瑞蘭失去自信、生活如同行屍走肉,最後是做飯拯救了她。當時夫妻倆每月生活費只剩下600元,從來沒下過廚的曾瑞蘭只好自己學燒飯、煮菜。淘米、洗米、按下電鍋開關,她感覺每個小動作、變化,一步步慢慢來,看著生米煮成白米飯,先生吃得津津有味,過程不到一小時,她卻得到很大的成就感及滿足,「找回了身為人對食物最簡單的感覺,」她說。

儘管先生笑她是「鍵盤廚娘」,只會做簡單炒飯和粥,做菜前要「上網找阿基師」求助,但成就感及被需要的感覺,刺激了快樂荷爾蒙血清素和愛的催產素,讓曾瑞蘭的生活回到常軌。

最大的功課是學會承認、懂得放手。曾瑞蘭說,「一杯水裝到滿會溢出來,裝到七、八分不也能解渴?」她承認自己太過樂觀,碰上困難阻礙就找「正向思考」當藉口,就連已經受傷了也裝看不見。現在,她坦然接受自己的狀況,也學會適度保護自己,不再逞強做超越底線的付出。

曾瑞蘭如今離開人人稱羨的藝術行政工作,夫妻倆專心經營劇團,壓力不小。當我們坐在北投廢棄國小改建的辦公室裡,蟬聲縈繞,邊舀著五月天阿信最愛的綿綿冰,邊聽著夫妻倆「鬥嘴鼓」,我終於體會到,只投入一件事,是多麼大的幸福。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89期 2014-07-26 00:00:00.0

關鍵字: 曾瑞蘭、壓力、壓力荷爾蒙、憂鬱症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