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髦紐約客為什麼瘋迷正念?

時髦紐約客為什麼瘋迷正念?
  • 作者 : 張懿文
  •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我從小對佛教就有怨念。小時候家住尼姑庵旁邊,每週日早上她們以擴音器放送誦經法事,吵到無法安眠。電視上演的和尚不是破壞白蛇、許仙姻緣的法海,就是取經一路得靠孫悟空七十二變護法的唐三藏,還不時被恐嚇「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在印象裡,佛,還真不慈悲。

當我初次走進紐約香巴拉位於雀爾喜辦公大樓裡的靜坐中心(Shambhala Meditation Center)時,完全顛覆了我對佛教的印象。

當時我的婚姻走到了盡頭,形單影隻地在八百萬人的紐約生活著,希望找個精神依靠,幸好眾神在紐約都有一席之地,從禔到阿門到克利須那(Hare Krishna)我都跟著吟誦過,心中的傷痛暫時被掩蓋卻未療癒,想起了曾經接觸過的靜坐,在網路上搜尋到香巴拉講座,便選了一場去。

當晚開示的講師是三十出頭、西裝筆挺、文質彬彬的帥哥,靜坐中心布置素雅並未有太多宗教色彩,開放空間坐了約一百多個以學生、上班族為主的族群,木質地板、柔和燈光舒緩了我初來乍到的不安。

講師敲下了鐘,原本雜沓的人聲頓時靜謐下來,紛紛開始調整坐姿,就像古典音樂會要開場了。我清喉嚨、咳兩聲,才剛坐定,又不確定手機關靜音沒,包包掏了半天發出唏唏嗦嗦的噪音,好不容易稍微進入狀況,又覺得腳快麻了想要扭動,偷瞄了一下,發現大家都正襟危坐在靜坐墊上,心想「我一定是最糟糕的靜坐者」,這時,講師說話了:「別以為靜坐就是要坐得像佛像一樣動也不動,那可是雕像啊!」

我笑了,追求完美的焦慮逐漸消融,身體也稍微柔軟了下來,照著指示觀息,每一次有念頭升起,就讓它隨著吐出來的氣化為雲煙,然後自然吸氣,再刻意地觀照吐氣,就這樣反覆的、持續的,坐著、呼吸、觀照。如果念頭持續升起被捲入其中忘了觀息,等到回神過來,繼續坐著、呼吸、觀照。

「鏘……」的鐘聲把我的思緒敲回了靜坐墊上,講師要大家先伸展筋骨,然後開始了今天的主題「論情緒」。

「我常聽到有人說佛教徒好晦澀,沒事就在談什麼苦啊、業的,就不能正向一點嗎?」嗓音低沉的講師說,梵文Duhkha的英文翻譯廣被接受的是「suffering(受苦)」其實不是最貼切的,以他的解讀,「unsatisfactory(不滿足)」來得更精準,因為只要對現狀不滿就會產生焦慮、憂慮、壓力,而多數時候我們都處在滿足、不滿足的擺盪狀態,然後把自己逼瘋。對此,佛陀其實早就開出了一帖良方──正念(Mindfulness)。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88期 2014-07-01 00:00:00.0

關鍵字: 紐約、靜坐、正念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