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實習醫師的追憶日記

一位實習醫師的追憶日記
  • 作者 : 謝曉雲

我實在不願意在20年後回憶起2003年5月的那一場大病時,只能回想出我有得過SARS。 這場SARS帶給我和我的家人不少苦難與收穫,它讓我真正當一個病人,感受其恐懼、痛苦和無奈,這是任何醫學教育所無法帶給我的……

4月28日

明天是我的生日,今天是第一次值F班,是大家口中的涼班,我用很從容的態度來面對今晚的挑戰。

二話不說,我先去station看一下,看了白板,知道今天和我值班的住院醫師是永祥學長,心中想著這可是一個好學長呀(我們也算有點熟),今晚應該可以學到不少東西喔,在11A我遇到了永祥學長,我們寒暄了一下,我小小抱怨了一下實習醫師要拿N95有多困難,學長二話不說,立刻跑去幫我跟11A的阿長要了一副N95口罩給我,真是令人感動,我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但仍然帶著我的外科口罩,畢竟N95得來不易呀,所以我沒戴著。隨口問了一下,學長你有沒有N95呀?學長說:有呀,內科部有發,但是懶得戴。我也沒多說什麼,畢竟當時南部並沒有疫情。晚上6點左右,我的call機響了,電話那頭傳來,喂!吳醫師嗎?我們1102C病人在喘,麻煩你來看一下,我立刻先直覺反應的去抽了一支動脈血,然後翻了一下此位林姓婦人的病歷和X光片,發現病人發燒39度,左下肺葉實質化,我心中隱隱感到些許的不對勁,於是我直接去為林婦做更進一步的檢查,我問到了他的兒子,跟我說,他媽媽是從台北回來的,至於有去過哪些醫院他並不清楚,我心中是愈來愈不安了,嘴中嘀咕著該不會是SARS吧,只看到隔壁兩床的病人疑懼的眼神,A床的病人嚷嚷著說,真的嗎?

要處理好ㄋㄟ,嚇死人了啦。於是我call了永祥學長,告訴他病人發燒、從台北回來,學弟我覺得可能是SARS;永祥學長回答說,嗯,有痰不是SARS啦!這應該只是一個普通肺炎啦!這一說完我有點放心但仍有疑慮,(這時的我仍戴著外科口罩)。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6期 2003-07-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