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秀麗 圓滿父母最後的心願

  • 作者 : 編輯部

距上一次《康健》採訪靳秀麗如何陪父母與癌共處,已經四年。 這當中父母相繼過世,談到全家共度的最後時光,靳秀麗笑聲與淚光中盡是眷戀與感恩,她和妹妹如何陪伴父母度過癌末?安然面對人生終點?

爸爸在1993年輾轉診斷出胃淋巴癌時,曾有醫師預估,「頂多半年,」在全家找資料、讀書、以及熱心資深醫護人員協助下,因為爸爸知道自己病情,用功吸收這種病的資訊,知道醫生建議的高劑量化學治療可把癌細胞殺死,但會很痛苦。

他不想在床上一躺半年,還拖累媽媽和三個女兒,堅持用輕劑量化療控制癌細胞擴散就好,然後勤做醫療筆記和醫師討論,每天還是7點起床,分三次健走兩小時,做自己想做的事,安然度過7年。

媽媽是從C型肝炎到肝硬化,在1998年變成肝癌,她個性雖能幹瀟灑,卻不見得能接受這打擊。我和醫生用正向婉轉方式告訴她,「幸好發現得早,腫瘤只有0.5公分,」栓塞治療效果不好,腫瘤愈長愈多,我就說,「醫生說有最新的酒精注射,」讓媽媽一直存有希望,願意接受好幾次治療。

我們家還是照常過日子,父母還去美國探望孫子。假日常去吃館子、散步。媽媽是虔誠佛教徒,平時念經、朝山、準備生機飲食就很忙了,得肝癌那兩年還是一樣。中間有因胃食道破裂大出血送急診,還是以愉快心態過生活。甚至腫瘤造成腳腫得像象腿,腹水脹得裙子扣不起來,媽媽還到我主持的癌症基金會晚會,上台給其他癌症家屬打氣。

後來主治醫師告訴我們媽媽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兩個妹妹還陪媽媽去歐洲玩一圈,直到媽媽突然說肚子痛住院,醫生判斷媽媽腫瘤破裂。她很痛,醫生還要排檢查,搬來搬去,她痛得呻吟,我一直求值班醫生才打嗎啡,媽媽等到美國妹妹趕回來看了妹妹一眼,血壓就下降到10。我們就打強心針,照媽媽的心願回家。

媽媽走得很快也沒有痛苦太久。平時我陪他們看電視時,有相關報導就藉題說,「如果是我,不要像這樣死……」媽媽發現肝癌後自己寫下生前遺囑,仔細交待到時要回家、由慈濟師姐助念、火葬等等,照著媽媽心願做,我們回想起來也覺得沒有遺憾。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7期 2003-08-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