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肩走過恐慌症,我們不投降

並肩走過恐慌症,我們不投降
  • 作者 : 李宜芸
  • 圖片來源 : 陳昱任

在人生最圓滿燦爛的時候,他恐慌發作,從此開始封閉自己,直到……。這是一個與自己戰鬥的故事,看病友楊國欽與太太陳玉秋如何攜手從恐慌症中找回生命的美好。

「我30多歲而已,就準備在等死,」方才滿臉笑容接待我的受訪者,剛坐下沒多久就劈頭談到他最低潮時不停想著自殺的意念。

他是楊國欽,罹患恐慌症多年的患者。年已半百的他,訪談間與太太兩人不時迸出爽朗笑聲,旁人無法想像他在病情最嚴重時還合併焦慮症與憂鬱症,絕對是精神科醫師的自殺警戒名單之一。

滿目瘡痍的自己

回到發病初期,在他三十多歲生命最燦爛的時候,恐慌症吞噬了他。每一次發作,心臟快炸裂的跳動、窒息、手腳麻木、冒冷汗……,種種如同進了鬼門關的瀕死症狀,是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

恐慌症每每在無法預期的時刻突然發作,在短短10分鐘內惡化到最嚴重的程度,不久後又回復正常,過程通常不到一小時。

中山附醫身心科主治醫師李俊德形容,恐慌症就像地震,來無影去無蹤,往往在人們沒有防備時襲來,攪亂了地上的一切,又突然結束震盪,留下驚愕的人們與滿目瘡痍的傷害。

楊國欽已數不清當時來回急診室多少次,但他卻記得每一次被急診趕回去的挫敗。有一次恐慌發作,他被送到三總,太太恰巧不在台北,只能趕緊連絡住在台北的姑姑。當姑姑與姑丈匆忙趕到三總,楊國欽已平息恐慌在急診外面等他們。

20年前的台灣社會,不只一般民眾不知道恐慌症是什麼,就連醫護人員也欠缺相關的訓練。對自己身體無名的疾病,楊國欽很沮喪,「我不知道我生了什麼病、也不知道我的未來該怎麼辦?這些身體上的症狀是很深刻的,但醫生卻說什麼都沒有。我沒有說謊啊!」

許多病友時常受到旁人的指責:「好手好腳,一定是懶惰!」、「他在無病呻吟,找藉口不工作,逃避現實啦!」就像是被社會遺棄的孩子,當發作的次數一多,他們開始擔心外出會發作,只好躲在自己家中,不敢面對人群與社會。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83期 2014-02-01 00:00:00.0

關鍵字: 團體治療、恐慌症、呼吸困難、發作症狀、心悸、治療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