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惠風:中西醫 治好我的顏面神經麻痺

洪惠風:中西醫 治好我的顏面神經麻痺
  • 作者 : 趙敏
  •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金馬獎頒獎典禮前夕,主持人蔡康永的臉卻歪了,罹患顏面神經麻痺。心臟科名醫洪惠風從北京飛回台北的途中,突然發現自己半邊臉癱瘓……。他首度分享尋求中西醫治療的歷程。

採訪前聽說新光醫院心臟內科主任洪惠風曾受顏面神經麻痺所苦,但在醫院會客室第一次見到洪惠風本人,仔細端詳,仍很難猜出他是哪一邊臉有異常。

過於勞累,受風寒發病, 曾誤以為是中風

「是左邊,現在想到仍心有餘悸,」洪惠風回憶,去年10月到北京的學術研討會擔任演講人,發病前幾週仍有許多工作在身。演講前搭計程車時,因車窗沒關,吹到冷風,頭臉突然感到一陣痠麻。

演講結束後,洪惠風趕搭最後一班飛機回台,在飛機上的洗手間照鏡子時,赫然發現半邊臉歪了。

洪惠風看著鏡子,腦子快速自我診斷:顏面神經麻痺分為中樞型和周邊型,腦血管栓塞引起的中風屬於中樞型,會有抬頭紋;周邊型則是典型的顏面神經麻痺,又稱「貝爾氏麻痺(Bell's Palsy)」,可能是病毒感染大腦第七對顏面神經所引起,患者臉歪嘴斜,抬頭紋會消失。

他發現抬頭紋還在,心中暗叫不妙:「完蛋了,這下中風了!」但飛機已起飛,回台時恐怕已錯過搶救中風的黃金3小時。

抵達家門已是半夜12點,洪惠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吞3顆阿斯匹靈(Aspirin)消炎,決定一切等隔天再說。

第二天早上,洪惠風6點多就到醫院,特地趕在全院晨會前請好友神經科主治醫師連立明診斷。當時連立明看洪惠風的抬頭紋已消失,且手腳沒有活動上的障礙,認為是罹患顏面神經麻痺。

另一方面,洪惠風的太太是感染科醫師,前晚她發現洪惠風的左耳有許多疱疹。這下便確定是因帶狀疱疹病毒引起的顏面神經麻痺,但這又和一般顏面神經麻痺不同,屬於較少見的「侖謝亨特氏症候群(Ramsay-Hunt Syndrome)」,會同時影響大腦第七對顏面神經與第八對平衡聽覺神經。

診斷發現預後不佳,先服類固醇、維生素B群控制病情

「這種病一定要趕快躲起來,」當天診斷一出來,晨會還沒開始,洪惠風就請假到榮總住院,專心當一個病人。

住院期間查資料時,洪惠風發現,侖謝亨特氏症候群恢復的機率小於50%,且年紀愈大,預後(疾病未來可能的發展)愈差。

洪惠風還做了核磁共振檢查(MRI),發現發炎區域相當大。回新光醫院復健科做神經傳導試驗,報告也顯示,神經傳導速度如果每秒低於30公尺,預後較差。「我當時只有20(m/s),想說完了,全部中獎,」洪惠風苦笑。

發病的第1、2週,他服用類固醇、抗病毒藥物,以及具神經修復功能的維生素B12,希望能控制病情。

雖然知道自己不是中風後稍微鬆了一口氣,但洪惠風沒料到,一連串生活上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左邊嘴角閉不攏,說話不清楚,洪惠風想用繞口令訓練改善,「灰雞坐飛機,飛機載灰雞,飛機飛,灰雞就飛,」不管怎麼唸,「ㄈ」和「ㄏ」的發音就是會混在一起,聽起來全部都是「灰灰灰」。

吃飯時左半邊味覺暫失,且嘴角無法動彈,喝個水就流了滿地,甚至常嗆到,飯後還要努力清潔卡在嘴裡的食物。

而左眼無法闔上,洗頭時肥皂水直接流入眼中,刺痛難耐,洪惠風只能到美容院躺著洗頭或改用嬰兒洗髮精。出外眼睛吹到風也特別乾澀,有時還會莫名流淚。貼心的女兒幫他找來眼罩,洪惠風自嘲,當時的自己看起來就像動漫《火影忍者》裡的卡卡西。

因為做什麼事情都不方便,洪惠風只好在家裡放音樂,整理書櫃,分散混亂的思緒。

積極接受各種治療, 效果不穩定,心情起伏大

洪惠風在網站上分享病況,以前的學生、現在台南開業的家醫科醫師劉政宗曾赴大陸學習耳醫針灸,他特地來台北熱心地幫洪惠風貼了一排耳珠,以刺激穴道,原本閉不起來的眼睛便稍能開闔,嘴角也微微抽動,洪惠風為這樣的小進步感到開心。

「有信心之後,我又開始走錯路了……」洪惠風說,休息2星期後,覺得改善許多,他回院看診。

本來以為戴個口罩遮一下嘴應該就不會被發現,沒想到面對幾十個病患時,說話愈來愈不清楚,手一邊在鍵盤上輸入病歷,一邊推著嘴角,相當不便,脾氣也急躁起來。「物前額養襪噁森音又恩阿時候噁森音擦不兜(目前我講話的聲音就跟那時候的聲音差不多),」洪惠風不時拉下左嘴角,重現當時的無奈。

他驚覺再這樣下去不行,便向醫院請假2個月。他並沒有讓自己閒著,每天早上仍乖乖去醫院做電療復健。

但洪惠風認為電療效果有限,還另外嘗試用心臟體外反搏治療(EECP),期待透過心臟舒張與收縮,再配合儀器作用,以增加血流量,促進血管新生,進而修復神經。

「做了3次之後,半邊臉腫得跟豬頭一樣,」洪惠風說,雖然知道臉部浮腫代表血液循環變好,但顏面神經麻痺卻始終沒有好轉,讓他又開始擔心。

勤做復健、針灸, 2個月後痊癒

醫師變病人,同樣無助,心急如焚的洪惠風幾乎什麼方法都嘗試,還去關渡宮的藥師佛殿求神問卜,並在網站上分享近況。發病後2週經友人介紹,向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副院長孫茂峰求診。

洪惠風記得當時頭、手、腳都有針灸,一開始每天去,每次針完都覺得臉部活動改善許多,之後一週回診2~3次,早上做復健,晚上針灸,2個月後臉部已完全康復。

減少繁雜瑣事, 留給自己喘息的空間

康復後洪惠風重回醫院看診,為避免過度操勞,他重新調整門診,不接新病人,門診病患維持在60人左右;以往早上9點的門診大概要看到傍晚,現在看到下午2~3點就能結束,新的演講也推辭,就是希望能留時間讓自己放鬆。

經歷這一遭顏面神經麻痺驚魂,洪惠風坦言,最初以為是中風,怕整個人生規劃都要重新改寫;雖然確診是顏面神經麻痺後有稍微寬心,但得知預後不佳,中間嘗試多種方法效果又不穩定,曾考慮若無法恢復,乾脆直接退休。

「內科醫生是靠嘴巴生活,」洪惠風只要想到之前看診中嘴角愈講愈癱,聲音糊在一塊,仍餘悸猶存。他認為如果醫生的衛教病人聽不懂,便失去看診的意義,「就等於是吃飯的工具被奪走了。」

與顏面神經麻痺奮戰將近2個月,洪惠風強調,儘管期間嘗試服藥、耳針、EECP、電療,並不能保證哪一個環節才是最重要的,「但我覺得針灸是真的有效,」基本上該注意的就是及早治療、依循正統療法及遵照醫囑。他也鼓勵顏面神經麻痺患者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真的該好好休息了。」

【中西醫看顏面神經麻痺】



一覺醒來發現半邊臉癱掉,眼睛腫脹闔不起來,嘴角歪斜流口水,且味覺鈍鈍的,抬頭紋和法令紋消失,你可能是患了顏面神經麻痺。

顏面神經麻痺至今病因不明,目前醫學多推測是病毒感染入侵大腦的第七對顏面神經,好發在季節交替時,各年齡層男女都有可能發生,難以預防;通常只發生在單側,兩邊同時麻痺的情形則較少。

西醫治療方式除了開立類固醇、抗病毒藥物與大量的維生素B12,並會建議病人多嚼口香糖、對著鏡子扮鬼臉、按摩,訓練臉部肌肉活動。

顏面神經麻痺在中醫裡又稱「面癱」、「歪嘴風」、「口喎(音ㄎㄨㄞ)」、「口僻」等。中醫看顏面神經麻痺,多認為是「正氣不足、絡脈空虛、衛外不固,風邪乘虛而入」所致。簡單來說,就是人在極度勞累、免疫力低下時,身體的第一道防線被破壞,病毒乘虛入侵到深層的神經系統,引起發炎。

至於是否為吹風導致病發?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副院長孫茂峰認為因人而異,同樣吹到風,健康的人不受影響;但對處在勞累、免疫力低下狀態的人就有可能是致病因子。

大約八成的顏面神經麻痺患者能在1~3個月自然恢復。因事關「面子」問題,大部份的患者多會及時就醫;放著不管或拖延到半年後才治療,復原的速度相對較慢,也可能造成臉部肌肉萎縮,留下後遺症。

孫茂峰說,利用針灸刺激肌肉,可以幫助縮短病程,建議患者每週做2~3次的治療,大概3~6週就能看到一些效果。

不過他強調, 顏面神經麻痺在中醫裡並不是太難治的病,任何一個合格的中醫師都有標準的穴位和流程來治療,且健保有給付,患者不需輕信神醫而多花冤枉錢。

針灸的確能加快復原的速度,「但不能斷言會恢復全是因為針灸的功勞,」孫茂峰提醒, 最重要的還是患者自己調整作息,適度放鬆身心,才能快速痊癒。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80期 2013-11-01 00:00:00.0

關鍵字: 中風、面癱、顏面神經麻痺、針灸、復健、洪惠風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