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好小孩不只是你家的事

養好小孩不只是你家的事
  • 作者 : 朱芷君
  • 圖片來源 : 邱瑞金

養兒育女是浩大的「希望工程」,在紛擾混亂的現代世界,更需要眾人協力,為孩子共築美好的成長願景。

兒童是民族的幼苗」、「孩子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這些口號人人耳熟能詳,聽來我們似乎是個重視兒童的國家,孩子就像上天的禮物般令人歡喜。

然而……

《康健雜誌》調查全台25縣市10,255個成年人看「施政是否對兒童友善」以及父母心聲時發現,大多數人覺得國家、企業沒有積極協助教養孩童,過半數家長覺得辛苦分數在90分以上。

任職於設計公司的葉小姐,被問到是否要替女兒多添弟妹時,印象中愛小孩的她竟回答「很貴耶!」雖然夫妻雙薪,但背著房貸、保姆費、又要照顧娘家,連失業都不允許,「怎麼敢再生?」

不但一些年輕人無意生育,連中年人也贊成這種想法。問卷調查期間遇到計程車司機林先生振振有詞:「我鼓勵兒子不要結婚,也不要生孩子,」「現在政治亂,景氣那麼差,夫妻根本養不起兩個小孩!」所以他勸告快三十歲的兒子,「顧好自己生活就夠了」。

台灣出生率已降到新低,每位育齡婦女一生平均只生1.24個小孩。衛生署特別編列8,400萬,對育齡婦女曉以大義,希望她們早生、多生,替國家著想,減輕少子化的夢魘。 

孩子的笑容固然像天使,育兒壓力卻令父 母喘不過氣。據內政部民國90年「兒童生活 狀況調查報告」,35.1%的家庭表示育兒帶來 的支出沈重。

但孩子的處境也不 輕鬆。兒童局統計資 料顯示,去年台灣每 0.9小時就有一個兒童 少年受虐;十分之一 的兒童處於經濟弱 勢;接近50萬的兒童 為單親家庭。陽明大 學衛生福利研究所針 對小學生所做的自殺 研究中,近兩成孩子曾想過自殺。

他們有賴成人保護,卻也是獨立的個 體,需要被尊重。

1998年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中明訂, 國家應盡最大可能確保兒童的生存與發展, 不論在任何狀況下應獲得最優先的照顧與救 助;當父母無能力照顧或兒童權益受損時, 國家有權干預並提供必要的支援。

台灣也在1999年成立兒童局,2000年提 出「兒童人權報告書」,以期達到兒童人權 公約的規範內涵。

但不少父母對兒童的人權認 知顯然不足,例如父母帶孩子 一起自殺的例子屢見不鮮,嚴 重侵害兒童的生存權,「觀念 還需要解套,」兒童局長黃碧 霞指出,在先進國家,兒童人 權理念深植人心,除了一視同 仁地照顧,更不會有「把虐待 小孩當成教養,旁人不便插手」 的想法。

的想法。 「撫育兒童是整個村落的責 任,我們大家都是這個村落撫 養長大的孩子,」美國前第一 夫人希拉蕊,在《同村協力》 (It Takes A Village)中寫 道,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參與著 兒童的生命,唯有家庭關懷、 社會安康,他們才能成長茁 壯,「不管你是否身為父母, 兒童的命運都將影響你的現在 和未來。」

讓孩子健康快樂地長大,真 的不只是父母的事。

鼓勵生育,包不包「養」?

傳統裡兒童被視為家庭的資 產,更背負光宗耀祖的期待, 「要他長大以後養父母,」現代 婦女基金會董事王如玄律師指出,從台灣養父母偏好領養不知道自己身世的嬰幼兒, 還要健康、聰明的心態就可窺見。

即便成立兒童局,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政府不但喊 窮,更且在分配資源時,鮮少把關愛的眼神投向小孩。 每到婦幼節時宣誓關心一下,但編預算的緊要關頭,照 顧兒童「又變成小事,」王如玄說,責任還是回到家 庭。

雖然兒童局長黃碧霞答稱,政府已體認若沒教養好兒 童,未來難有健全成人。

《康健雜誌》的調查卻發現,家有0∼11歲孩童的受 訪者只有7.49%覺得國家有積極協助父母育兒。

黃碧霞解釋,這是因為「照顧重點在中低收入和弱勢 兒童,所以民眾不會有感受,」至於普及式的兒童福 利,由於牽涉到龐大的財政支出,有待更多評估。

「稅的問題很大,」黃碧霞承認,北歐的兒童福利 好,但他們稅率是30%、40%,台灣只有13%,加上 經濟不景氣,低稅的困境下,「福利要開到哪個程度?」 她也沒答案。

「台灣不是沒做,要可憐它(台灣),」文化大學社會 福利學系系主任郭靜晃說,問題是投入的資源不足。兒 童局今年度編列的兒童少年福利業務預算為41億元,僅 佔社會福利支出6.8%,卻必須照顧佔總人口24%的兒 童少年。敬老福利津貼則編列189億多元,佔整體社福 預算84.3%,支應佔人口9.2%的老人。兒童有沒有得 到應有的重視,似乎不證自明。

而細看預算分配比例圖,3歲以下兒童醫療補助、幼 兒教育券及中低收入戶幼兒托教補助這兩項,就已經佔 了總預算86.42%,兒童保護、發展遲緩兒童早期療癒 等項目,都未超過1%。反映出台灣的兒童照顧仍屬於殘補式,主要提供給弱勢兒童,哪裡出問題 就編預算,雖然社政單位做得辛苦,卻不一 定合乎需求,「只有處理立即的危機,」郭 靜晃指出。

「救急、補破洞的事做比較多,」兒童福 利聯盟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王美恩指出,例 如現行的兒童保護,只能以案發後的救援為 主,但對長期失業、精神疾病、婚姻不睦等 高危險家庭來說,更需要全方位的協助計 劃,才能達到預防的效果。

受經費所限,無法編列更多專業人事預 算,也讓直接服務的社工人力不足,以家暴 及兒童保護工作為例,全國約250名,必須 處理高達八千多件的兒童保護案件(2003年 度),與先進國家一人處理20∼25件的理想 狀態,相距甚遠,「連服務都來不及,怎麼監督品質?」王如玄說,有的縣市只有一個 人在接113全國婦幼保護專線,還可能是兼 職人員,求援的人撥電話過去,能否得到幫 助,實令人擔憂。

面對僧多粥少,黃碧霞也難免嘆氣。因為 連弱勢兒童都還在困境邊緣等待,要滿足一 般家庭育兒的需求,目前「真的沒有那麼多 錢」。

今日不做,明天會後悔

資源若真有限,優先考量支持弱勢兒童原無 可厚非。但綜觀台灣的兒童照顧,似乎老在 原地踏步,或因應選舉,發錢了事(3歲以 下兒童免費醫療即為扁政府上屆競選政見之 一),缺乏從理念、立法到執行一脈相承的 完整規劃,「看不出願景在哪,」郭靜晃批 評,國家必須在兒童議題上制訂清楚的價值 理念,不能只是一昧撇清責任。

「兒童福利要全盤考量,不是光在滅火,」 王美恩擔心道,先進國家雖然做得好,但有 其時空背景和發展過程,「亂學一通會更 糟,」她認為,政府要花心思,衡量國際標 準(兒童人權公約)和本地民情,運用翔實 的資料數據,弄清楚給孩子什麼樣的生活和 教育環境最好,才能讓資源用在刀口上。否 則立意雖美,執行起來效果不彰,更可能造 成浪費。

以托育政策為例,現行透過幼稚園托兒所 發放一年一萬元的幼兒教育券,並不足以彌 補高昂的私立園所學費,而許多偏遠地區、 經濟困難的兒童,連上幼稚園都沒辦法,從 何請領補助?

據《康健雜誌》的調查發現,仍有皆近四 成的家長表示需要國家支持的公共托育服 務,可見教育券無法完全回應父母渴望平 價、優質、易於取得的托育需求。但原訂民 國95年度實施的國教向下延伸一年(還是以 幼教券加碼的方式進行),日前已確定經 費、師資不足而暫緩。

當兒童照顧以金錢補助為方向,財政困難 便跳票,一再延宕,只能將問題丟回給父 母,繼續任由市場機制決定兒童服務的內容 和品質。

「小孩的學習、親子活動統統淹沒在經濟 活動裡,」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朱台翔非 常不以為然,「養小孩先想到錢,變成消費 行為在主導教育,這是不對的!」

有多少孩子的成長經得起這種耽誤?

企業支援力量大

政府力不從心時,企業也可以發揮相當協 助。美國《Working Mother》(工作母親雜 誌),已連續19年評選100家對職場媽媽最友 善的企業,這些公司藉由帶薪產假、托兒設 施、親職假,父親的帶薪陪產假,收養津貼 等福利,加上彈性工時、在家工作、分擔職 務等措施協助父母,彌補國家對一般兒童照 顧的不足。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研究更發 現,就業環境提供育兒服務,讓女性兼顧家 庭及事業,能有效提升生育率。

台灣其實已有「兩性工作平等法」,明訂 懷孕及育兒不得構成雇主要求員工留職停薪 或解雇的理由,對育嬰假、育嬰彈性工時、 家庭照顧假也有規範,並要求受雇250人以 上的雇主,應提供育兒設施或措施。

但對多數台灣女性來說,這仍是看得見、 用不著的福利。因懷孕受歧視、休完育嬰假 後無法復職的情形層出不窮,當母親必須在 孩子和工作之間蠟燭兩頭燒,無形也損害了 兒童的利益。

以育嬰假來說,勞委會表示,請假者仍以 軍公教人員為主,一般勞工主動申請者相當 低,兩年多來僅有2,586人。

「原來想幫助弱勢婦女,結果受惠的是中 產階級,」王如玄律師指出,公務員不用擔 心請了假回不來,也反映出當前的私人企業 在觀念上還有待加強。

尤其台灣多中小企業,有的雇主甚至不到 條款中「雇用30人以上」的標準,自然可以 光明正大規避。也難怪《康健雜誌》的調查 中,認為企業有協助育兒的比例只有非常低 的個位數(3.87%)。

「很多雇主錙銖必較,不會想替員工安頓 好小孩,工作效率會更高,」王如玄感嘆, 而政府與大眾評價企業,也常只以競爭力、 利潤為更重要,至於福利「求求你做一點」 就好,企業當然體會不到應有的社會責任。

一般說來,少數資源較豐富的企業如奇 美、鈺創,以及一些在自己國家就有概念的 外商公司,整體表現會比較好。例如竹科就 有公司替員工篩選幼稚園,讀簽約的園所可 以打折,娃娃車到公司接送,下課後能在公 司闢設的遊戲室由專人照顧,還在工作的父 母可透過螢幕連線看到孩子的狀況。

對協助員工育兒的事業單位,勞委會給予 xxx/dpnnpoifbmui/dpn/ux ૵ઉᗔᄫ3115ѐ22͡ 282 補助以資鼓勵,但在參與審查的過程中,王 如玄發現問題重重。例如有些政府機關只為 了拿補助,設施根本沒在使用,「哺乳室關 起來養蚊子,」她氣憤說道,還有企業要員 工拿就讀證明回來直接向政府申請補助, 「企業像把錢過手的單位,根本沒做事。」

或許有人擔心,不景氣還要求企業幫忙員 工養小孩,是否太緣木求魚?

「家長如果養育出快樂、健康而成功的孩 子,就等於創造了非常重要的公共資產,」 美國經濟學家佛伯爾(Nancy Folbre)指 出,周圍的人都會因此受惠,雇主確保有生 產力的員工,老人家也因為年輕的一代付出 而能安養天年,這些正面的外部效果,也許 不是立竿見影,卻對每個人的未來影響深 遠。

守護兒童才有未來

問葉小姐怎樣才有辦法在家帶女兒,「中樂 透吧!」她不假思索回答,如此既能不為五 斗米折腰,過好日子,「還可以擁有自我。」

想全心陪孩子成長,竟得靠比被雷打中還 低的機率?

採訪各方對「養小孩」的看法時,幾乎人 人都憂心忡忡:養育負擔沈重,教育制度搖 擺,政府拿不出明確藍圖,問題像滾雪球般 膨脹,解決之日遙遙無期,更有人直言「在 路上看到小孩都會替他們難過」。

「父母也要自救,」王美恩提醒,要負起責任了解孩子的身心發展,以他們的需求為 優先,才能形成輿論推動政策改變,而非認 命或怪自己沒能力、沒錢。

「不要太悲觀,」東海大學學務長彭懷真 說,政府的確做得不夠多、不夠好,但與其 緊張、抱怨,「不如盡自己的努力做點事。」

父母人單勢孤,如果育兒資源都要購買才 能使用,「經濟弱勢的人不就慘了,」他表 示,所以要儘量讓家長能使用「社會力」, 除了政府,社區、宗教團體、民間組織都可 以提供相關資源。

彭懷真說自己小時候就受到教會很多照 顧,幾乎食衣住行育樂都有關,所以「長得 很好」,因此他現在行有餘力,擔任幸福家 庭促進協會秘書長,推己及人。除了在台中 的集合住宅區推廣守望相助照顧課後小孩, 相當成功,今年還義務替離島小孩做兒保教育。

「民間也可以結合各種力量,」朱台翔以 人本基金會位於三重的青少年館為例,這棟 四層公寓是一對林姓夫婦無償供基金會使 用,讓社區孩子有較好的休閒場所可去。他 們爸媽多是中低收入,沒錢補習,課業差、 小小年紀就混流氓,但透過館內老師的關懷 及課業輔導,一個才13歲的孩子竟對老師 說:「我覺得讀書比較好玩,我不要再當流 氓了!」原來他從小學三、四年級就開始混流氓。

「小孩是每個人的責任,」朱台翔說,就看大人願不願意做事。她相信,只要孩子被 在乎、被愛夠,就能擁有思考的能力,誠 實、無畏,活得歡天喜地,而「愛不一定是 要來自父母,」她肯定道。

 如果我們真的認為「沒有兒童就沒有未 來」,又怎能讓家庭變成一座孤島?

「要在當代世界裡,視兒童為第一,努力 的過程是一種艱辛、寂寞的奮鬥,」美國國 家育兒協會創辦人施維亞.休列特(Sylvia Ann Hewlett)認為,在她主編的《養小孩 是國家大事》(Taking Parenting Public) 書中更呼籲,個人和社會都應加入支持育兒 的行列,「這是一項新的投資──我們都是 下一代的股東。」

這也絕對是風險最低、報酬最高,永不後悔的投資。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72期 2004-11-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