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蘇偉:母女心結深,該從哪裡開始解?

盧蘇偉:母女心結深,該從哪裡開始解?
  • 作者 : 盧蘇偉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我好擔心我的女兒!」

銘莉等到我演講完且所有人都離開後,迫不及待地希望我能協助輔導她的女兒──剛滿18歲準備升大學,結交一個大她十幾歲的男友,陷入熱戀,經常夜不返家,母女為此已經多次吵架。女兒現在拒絕與她溝通,她也很生氣表明,不再提供任何零用錢和生活費給女兒,母女倆已經幾星期不連絡。

「我很擔心,她是我唯一的孩子和希望啊!」

銘莉忍不住難過,就當場大哭起來。

了解之後才知道,她的先生兩三年前過世,她和女兒的關係就開始惡化。先生還在世時,女兒所有的事情都是先生一手打理,父女關係非常好;因有先生做溝通橋樑,她和女兒互動關係都還可以,母女只要有衝突,先生就會把她們母女拉著坐在他的兩旁;母女一有火氣,他就各親一下臉,揉一揉她們兩個人的手,十幾年就這樣過去了,銘莉一直覺得她好像是先生的大女兒,常在先生面前和女兒爭寵。

先生過世後,她常和女兒對坐無「語」,母女之間好像少了翻譯機,即使有話也雞同鴨講,往往不知道對方要表達的是什麼?

如果先生還在,這些可能就不會發生了!

女兒因爸爸的離世,在家愈來愈沉默,銘莉也不知如何關心孩子,只好就學校的成績或生活的一些不好習慣,對女兒進行管教。從小爸爸都用很軟性體貼的方式,提醒女兒該注意或該修正哪些行為,銘莉則是直接命令要女兒遵從,女兒一不高興就頂嘴,銘莉就提高聲調喝斥女兒,母女常為生活的瑣事就吵開了。

但畢竟一個家裡就這兩個人,冷靜下來母女還是會有互動,但不愉快的氣都在,悶著不講話,迫不得已講話語氣也不好。銘莉很不懂,女兒怎麼這麼不懂事,爸爸不在了,媽媽要工作又要理家,女兒從不幫忙家事,如果要她幫忙,就會嘟著嘴,讓銘莉生氣。

但這都是小事,銘莉都可以接受,她無法接受的是女兒交到一個她完全無法認同的男友。「年紀差那麼多,我可以告男的誘拐嗎?」

銘莉和先生年齡相差也十餘歲,她知道年齡不是她反對的主因,而是發現女兒常藉故在外過夜,明查暗訪發現女兒被這個男的帶到汽車旅館過夜,對方離過婚、工作不穩定、生活習慣欠佳、會抽菸喝酒,而且家世背景很差。為了女兒的未來,銘莉堅持不讓女兒和他在一起,並告知男方若再跟她女兒在一起,就要報警提起告訴,母女因此起了很大的衝突。

「我女兒還那麼小,一定是那個男的誘拐、性侵我的女兒!」

「我明知道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不會有好的結局,我當媽媽的能不管嗎?」

我看著銘莉的名片,她是一家企業的中階主管,在工作上應該有著很好的表現。

「妳的名字很特別,誰幫妳取這樣呢?」我坐下來,想緩和一下銘莉激動的情緒,也想從銘莉的原生家庭找到可以著力的點,來改善她和女兒的關係。一般很少用「銘」來做女性的名字。

銘莉說這是她爸爸取的,家裡沒有兄弟,爸爸希望她有男孩的特質,從小她就是被爸爸寵愛、帶著到處遊玩的女孩,和爸爸的關係一直很好。

銘莉的描述中對過世已久的父親有著深深的懷念,我心中開始有著一些好奇,銘莉和媽媽的關係,是否就是今天她與女兒相處的癥結呢?

銘莉的媽媽一直都是忙於工作的女強人,為了升遷經常被東調西調,爸爸任職住家附近的工廠,印象裡小時候都是爸爸在料理她和姐姐的生活,買制服、車抹布,甚至她和姐姐生理期,都是爸爸幫她們去買衛生棉。

媽媽只像學校的老師?

父親過世後,銘莉很長時間走不出來。她從小把爸爸當成最好的朋友,下雨天爸爸會帶傘來接她和姐姐,出外讀書後爸爸守在車站牌下接她們返家,有心事,爸爸會隔著棉被抱著她,聽她傾訴委屈,最後都會用陽光般的笑容,告訴銘莉天塌下來,都有爸爸幫妳撐著。

爸爸意外過世,她和姐姐都不知如何和媽媽相處。以前媽媽一星期或更久才會回家,過個夜又匆匆趕回工作地,爸爸過世後媽媽為了照顧她們,特別調到家附近的部門,每天回家都要和媽媽碰面,她都不知道該和媽媽說些什麼。

「不知為什麼和媽媽都有種講不出來的距離,媽媽好像是學校的老師,只管連絡簿和成績。」

直到遇到先生,她才走出爸爸去世的陰影。銘莉的先生大她十幾歲,初見面銘莉還喊他叔叔,二十幾年婚姻讓銘莉像回到童年爸爸的懷抱;銘莉工作不順,先生就像小時候爸爸那樣隔著棉被抱她哄她笑。講到這時,銘莉激動落淚,一生愛她的兩個男人,都已離她遠去,而她的女兒現在卻和她如此的疏離。

「可以多談一下妳和媽媽的關係嗎?」

我想讓銘莉從這兩個男人的傷感中走出來,找到她和女兒和解的橋樑,她和媽媽的關係應該是關鍵!

銘莉不懂媽媽的需求和想法,媽媽也不懂得她和姊姊,兩姊妹在和媽媽共同生活的日子裡,無法和媽媽一起懷念爸爸,因為這些經歷媽媽都沒有參與,媽媽一直都專注於她的工作,退休後仍然很忙,四處做義工、參加各種活動,銘莉和姊姊就各自結婚生活,媽媽成為只是偶爾被提醒要回家去看看、一起吃飯的親人,銘莉從未想到要多了解或親近媽媽。

直到媽媽癌症末期在安寧病房,母女見面不再是媽媽主導一直講不停、她和姊姊只能當聽眾的模式;她媽媽虛弱得無法講話,她要幫媽媽洗澡,剛碰到媽媽的身體時她覺得陌生、害怕,這個老弱的婦人是生她的至親,何以對她的身體如此陌生和疏離?

媽媽過世前幾天,銘莉幫已無意識的媽媽擦拭身體,不知為何想哭。她沒有被媽媽愛過,小時候都是爸爸幫她洗澡,她不知如何愛她的媽媽,銘莉的成長中只有如慈母的父愛,不曾被媽媽抱過、親過,媽媽只是個名詞。

從銘莉的淚眼裡,我終於懂了她和女兒的關係,一個不曾被媽媽表現過愛的媽媽,不是不愛女兒而是不懂要如何愛,也不了解女兒期待什麼樣的愛。女兒會找一個像爸爸的男友,銘莉何嘗不是在她先生的身上,找回父親的愛!

你知道女兒正在等待媽媽的愛曬進來嗎?

我深深的看著銘莉,她似乎沒有領悟她今天的處境和問題。有多少人到父母離世,都無法和父母親和解!難道銘莉要重演她和媽媽的歷史嗎?到臨終時,才讓女兒有機會親近自己的身體和心嗎?

我保持著沈默,思索著該如何引導銘莉去找到和女兒間糾纏的心結?

「妳很愛妳的女兒?」

「妳希望把妳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切,給這個世界最重要的一位親人?」

「妳也希望妳的女兒懂得愛妳?」

「妳一定不希望,妳到臨終無意識時,妳的女兒才有機會親近妳的身邊,抱到她親愛的媽媽?」

這些話讓銘莉的眼睛決了堤,她搖著頭無法言語,讓淚水滑落下來!

「妳的女兒正等著媽媽打開她的心窗,讓陽光般的母愛進來!妳還要她等多久呢?」

銘莉果然是個聰明的媽媽,擦一擦眼淚,哭花了妝的臉露出了光彩。

「教我怎麼開始。」

給女兒一封簡訊,分享妳今天的心情,如果今天爸爸還在,這一切都會變得容易,但爸爸已經遠去,媽媽必須學習做一個懂女兒的媽媽,銘莉需要女兒的幫忙,請女兒給她機會學習和練習做媽媽。

這個過程無法一步到位,需要時間、一再重複練習,如同從出生那一刻開始一點一滴地累積母女愛的存款。

「女兒如果不理我怎麼辦?」

「試著去懂妳和媽媽的關係,就會懂妳女兒的期待。」

銘莉露出了讓我安心的笑容,她似乎真的懂得該怎麼做了。

我默默地祝福她們母女把心結打開,讓彼此都得到療癒!(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幸福,在你一念之間】人生,因為有努力跟磨練當養分,才能寫下美麗的篇章!正念好心境,閱讀新啟發,預約康健36期送吳若權暢銷作品《正面的解讀;逆向的思考》 ▶▶▶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79期 2013-10-01 00:00:00.0

關鍵字: 心結、盧蘇偉、親子關係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更多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最佳瀏覽器:IE9以上版本、Firefox、Chrome

Copyright © 2017 康健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