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豐偉:晚熟的,不只是一個世代

陳豐偉:晚熟的,不只是一個世代
  • 作者 : 陳豐偉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王浩威醫師出版《晚熟世代》,勢必會引發各領域專業人士探討。這本書出版時間恰到好處,台灣經濟發展遲緩,年輕人苦無出路,又不像歐洲福利國家可以領失業救濟金度假。晚熟世代引發的家庭與社會問題,會是許多人的壓力來源。

原本「晚熟世代」的語意應該是中性的。王醫師援引的「 成年湧現期 (emerging adulthood)」,原意是指1970年代之後,美國年輕人結婚成家、生育子女的年齡明顯延後。

為什麼是1970?或許,經歷戰爭的上一代,度過平安、經濟繁榮的20年後,期待嬰兒潮的下一代能念更多書。「1968」是學運、社運、社會變遷的指標年分,民權、女權、個人的自由與主體性漸受重視。這也是登陸月球與網際網路出現的年代,科技加大人類分工,現代化工作環境需要學習的基本技能愈來愈繁瑣。

個人的選擇與責任增加,不見得會帶來快樂。美國女性自覺快樂的程度,就從1970年開始下降,到21世紀已低於男性。性解放、受教育與工作機會增加,提升女性的自我期許與追求享樂的自由,但家庭的枷鎖與職場潛規則只有減少,沒有消失。

「成人湧現期」原是好事─可以探索世界、摸索性向與興趣的時間增加,上一代的經濟能力可以多負擔幾年的成長期,這象徵文明的進步。但,資源愈多,就愈容易失落。親人的過度期待,反而醞釀反抗的能源。

我猜想,成人湧現期的問題,在大幅受美式文化影響,但經濟開始走下坡的東亞國家像日本、台灣,應該會特別嚴重。

長不大的成人 找不到自己位置的時代

最讓父母頭痛的是「反叛的依賴」。彷彿叛逆期還未結束的成年人,就像刺蝟一樣,講話一不順,稍有刺激,就大聲嚷嚷,摔東西或奪門而出。可是沒錢了、需要花用,父母還是得雙手捧上。

這類個案在健保門診能做的有限。首先,是時代的問題 ,製造業紛紛外移,低薪服務業盛行,個案找不到屬意工作的心情,常無法得到家人的同理,一點不順就激起大腦杏仁核的強烈反應。

其次, 家屬長期的教養方式,往往會以錢來解決問題,卻沒有區分,「給錢」只是手段,應該用來提供受教育與做選擇的機會,了解自己的能力與性向,而不是用來引誘子女走向自己期待的道路。有些子女最後找不到自信與自我,卻學會依賴父母提供經濟援助。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79期 2013-10-01 00:00:00.0

關鍵字: 成人湧現期、長不大、王浩威、晚熟世代、叛逆期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