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扮紙上柯南

愛扮紙上柯南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近年來,一有駭人聽聞或撲朔迷離的重大犯罪事件,記者朋友總是想方設法拱精神科醫師上媒體,推測、分析嫌疑人的犯罪心理與動機。

專精司法精神醫學(forensic psychiatry)的同行,遇上這類訪問總是戒慎恐懼,除了擔心資訊不全做了錯誤推論,更怕媒體斷章取義。

不同於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名嘴,或是侃侃而談的命理、風水「老師」,精神科醫師多是抱著法庭上「專家證人」的嚴肅態度作媒體評論。而我們也確是少數將如何執行司法機構委託鑑定業務─類似英美法系統的「專家證人」工作,正式納入訓練的專業。司法精神醫學不單是必修課,每位住院醫師還必須在資深醫師指導下,完成相當數量的精神鑑定案。

不過,法官、檢察官所關心的和媒體大不同,他們希望借助精神醫學專業判斷當事人的責任能力(民法叫行為能力),也就是當事人理解周遭環境下判斷,並依其決斷行動的基礎心智能力。至於認定犯意(犯罪心理與動機)及犯(罪)行(為)則屬於法官的自由心證,不用醫生傷腦筋。

且容我以喧騰一時的咖啡店年輕女店長涉嫌殺死熟客夫婦做例子。媒體一度瘋狂追逐,也有心理、精神醫療專業人士評論過,兩造間是否有足以鑄下殺機的感情、金錢或其他糾葛,甚或嫌疑人異性交往是否太複雜等帶有八卦色彩的議題,都不是精神鑑定報告的重點。

根據刑事訴訟法,精神科醫師要做的其實是:
1‧判定被告責任能力之有無;2‧於訴訟進行中,判定被告有無訴訟能力;3‧鑑定證人有無證言能力;4‧鑑定被害人精神障礙之程度;其中又以第一項為大宗。
要是被告行為當時因疾病或智能不足,以至於全無責任能力(心神喪失),即便犯行確鑿也不罰;要是責任能力受損(精神耗弱),得酌減其刑。

這正是不求甚解之人以訛傳訛,以為只要拿到罹患精神疾病的免死金牌,為所欲為也不用受罰。

然實情絕非如此。首先,當事人必須罹患嚴重精神疾病,不是睡眠障礙、焦慮、或輕度憂鬱等常見的精神疾病。再者,患者病情多變,即便已確診精神分裂症、躁鬱症或重度憂鬱症等,甚至領有健保重大傷病或身心障礙證明,也不是時時處於心智混亂、責任能力欠缺狀態。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78期 2013-09-01 00:00:00.0

關鍵字: 精神科醫師、司法精神醫學、精神鑑定、法庭、犯罪心理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