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偏頭痛

  • 作者 : 黃惠鈴

幾乎沒有人敢說自己從不頭痛!全台有150萬人為偏頭痛所苦,至少有10萬人天天喝止痛劑過活,而且絕大多數是三、四十歲的青壯年。

自我測驗/當你頭痛時,是不是有以下的特徵?

1.不吃藥,頭痛發作持續4~72小時
2.痛的部位在頭的一側
3.痛起來一脹一縮,有搏動的感覺
4.平常身體的活動,譬如走動和運動,頭會更痛
5.你的日常生活受到相當影響
6.頭痛時曾伴隨噁心
7.頭痛時曾伴隨嘔吐
8.頭痛時會怕光而且怕吵
9.類似的頭痛經驗,至少有5次以上

解答  如果你第1及第9題答「是」、且第2~5題至少答兩個「是」、且第6~8題至少一個「是」,那,你很有可能有偏頭痛!(取材自《頭痛不見了》)

童話《愛麗絲夢遊仙境》中,東西會突然變大、縮小。但你知道嗎,很多人懷疑作者路易斯‧卡洛有偏頭痛,才會寫出趣味十足的故事。

對基督教有很大貢獻的聖保羅,原本迫害基督教徒。他經常頭痛。有一天他看到一陣強光後跌倒在地,聽到有聲音對他說話,自此支持基督教。有學者研判,聖保羅有偏頭痛。

頭痛有十幾種。在最嚴重的幾種頭痛中,偏頭痛不止榜上有名,而且得病的人又最多,專研頭痛領域的台北榮總神經內科主治醫師王署君指出。

台北榮總幾年前曾對大台北地區作頭痛調查,發現15歲以上的居民中,每100人中將近有10人符合偏頭痛診斷,推估全台約有150萬個偏頭痛病人。

另外,在1999~2001年連續對國中生調查,發現有偏頭痛的國中生愈來愈多,3年來增加37%。

國民健康局的調查也發現,婦女最難以忍受的疼痛是偏頭痛。

王署君醫師的研究團隊中,3個助理有兩人有偏頭痛、6個醫師中也有兩人有偏頭痛,而王署君的太太、兩個小孩都是偏頭痛一族。

就連我的同事,從記者、美編、攝影到業務人員,一問之下,好幾人有偏頭痛,更多人懷疑自己可能有。

一位同事說,他頭痛已超過10年。通常碰到工作壓力大,一開始食慾欠佳、無精打采,脖子「緊緊的」,感覺逐漸往上延伸到後腦,不久頭痛就來了,腦中像有針在刺,腦血管不斷抽動。有時痛到會吐。

這樣的痛會持續兩三天,讓他無法好好入睡,怎麼翻怎麼躺,就是有一大堆混亂的思緒在腦中跑來跑去。

有次開車時頭痛發作,曾痛到打凹方向盤;在家發作碰到小孩吵鬧,一時無法忍受,猛搥牆壁、打壞家中櫃子、摔壞小孩的玩具,只求有一個安靜的環境,不要吵、不要再痛了!……

腦中的鼓槌、電鑽與大象

在偏頭痛病人的一些自畫像裡,可以見到腦中出現大鼓、大槌、大象、針筒、打地基用的電鑽、閃電、頭被撕裂成兩半等等不一而足的圖像。有人說,這些自畫像類似畢卡索的畫風。

神經內科醫師轉述,偏頭痛病人對發作時的形容,包括「丟丟痛」、「ㄒ一ㄚ、ㄒ一ㄚ叫」、脹脹的、頭快爆炸、裂開,或因為眼眶腫脹、痛到覺得「眼睛快要掉出來」,甚至有人痛得撞牆。

尤其當疼痛的來臨不可知,心理壓力更大,「會造成病人焦慮不安,不曉得要怎麼生活,」王署君觀察。

從台中北上看病、51歲的黃彩華,因為嚴重頭痛、嘔吐,光去年已住院6次,今年也曾入院一次,每次都得住一星期左右。

打開隨身的大皮包,「這是普拿疼、胃藥,還有水,」她邊翻邊說:「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頭痛,藥都隨身帶著。」她曾多次發生外出突然劇烈頭痛的經驗。

上次更慘,台北看完病坐巴士回台中,原本一路相安無事,她心想就快到家,又嫌拿的水累贅,一口喝光。沒料到還沒下車突然頭痛,找不到水吞藥。

「這次我帶了兩瓶水,一瓶喝完,還有一瓶!」她心有餘悸。

到底什麼是偏頭痛?你也有類似經驗嗎?

風雨逼近的預兆

偏頭痛,顧名思義,是偏一側的頭痛,可是每100個偏頭痛病人中有60人,頭痛發作時局限在一側的太陽穴,兩側的頭痛也有可能是偏頭痛。不吃藥,頭痛會持續4~72小時,通常疼痛劇烈如同脈搏一跳一跳(搏動型)。頭痛時常伴隨噁心、嘔吐、怕光、怕聲音。

有兩、三成的人在頭痛前,會有預兆,稱為「預兆偏頭痛」或「典型偏頭痛」;沒有這些先前症狀者,稱為「無預兆偏頭痛」或「尋常偏頭痛」;還有人屬於「沒有頭痛的偏頭痛」,只出現預兆,台南活水神經內科診所院長王博仁解釋。

預兆「aura」這個字來自古希臘文,意謂「風」,正如風雨逼近,告知你一場偏頭痛風暴即將來臨。

美國梅約醫學中心所著的《梅約頭痛小百科》指出,視覺障礙是偏頭痛預兆最普遍的特徵,例如:眼冒金星、無色光點、閃光、彎曲線條或形狀,視野有盲斑擴散,視線模糊或朦朧……。另外也可能出現皮膚發麻、刺痛、肌肉無力,或口齒不清、無法了解別人說話的言語障礙等預兆。

《神經外科的黑色喜劇》作者、美國醫師佛杜錫克,受苦多年以後歸納經驗,才知當有一根五彩絢爛的柺杖型棒棒糖,在他眼角下方不停旋轉時,就是預告他不久即將劇烈頭痛。

有預兆的偏頭痛病人,有時會合併沒預兆就偏頭痛發作,或只出現預兆而不頭痛。

像也有偏頭痛的王博仁醫師,以前曾出現有預兆、沒有預兆兩種偏頭痛,隨著年紀增長,現在還有「沒有頭痛的偏頭痛」,只有預兆,眼前出現藍色、紅色的閃光。

有偏頭痛的人,年齡從3、4歲到80、90歲都有可能,範圍很大。國外統計,20~45歲的青壯年時期,是偏頭痛盛行的高峰。尤其是年輕女性,發作機會更高。

雖然許多人有偏頭痛,不過,偏頭痛病人求醫的「正名之路」卻不見得順遂。

難以診斷的疾病

國外統計,超過一半的偏頭痛病人從沒得到適當診斷。即使是醫療人員本身也不例外。

2002年11月《神經學》期刊有篇報告指出,有58%的女性、35%的男性神經科醫護人員過去幾年曾受偏頭痛所苦,但他們卻不知道自己的毛病就是偏頭痛。

另外,2002年美國有篇研究指出,被醫師診斷為「緊縮型頭痛」(頭痛的一種,有人認為因為肌肉無法放鬆而造成)的病人中,其實大部份還是偏頭痛,王博仁醫師指出。

症狀多元,使得不少病人走了許多冤枉路。

因為出現眩暈、眼前有閃光、盲點、頭痛等狀況,許多病人跑去看眼科、鼻喉科、內科甚至中醫等,得回一大堆片面的診斷:內耳神經不平衡、眩暈、腦神經衰弱、自律神經失調、氣虛……;或擔心腦子裡長了「不好的東西」,做腦波檢查、照電腦斷層,卻查不出所以然,頭痛依舊存在。

王博仁在小學就出現頭痛症狀。他當時是鼓笛隊的一員。每當打鼓中,從指尖發涼,一路往上涼到手臂、頸部,同時舌尖也開始發涼,他就知道隔一會兒就會劇烈頭痛。

高中時,他在頭痛前會看到如城堡式、白亮亮的閃光。因為懷疑眼睛有問題,趕緊去看眼科。醫生診斷為「青光眼」,開眼藥給他。點了幾次仍失效後,王博仁放棄了,任由不知所以然的頭痛發作。

一直等到他當了神經內科的醫師,認識偏頭痛以後,才知道自己為何而痛,這一耽擱已是好幾年後。

錯把頭痛當感冒

有更多人不懂得求醫,自行解決而釀成災。例如,錯把頭痛當感冒,一拖長年。

「我們常把感冒和頭痛混在一起,」王署君醫師指出。不少人頭痛直覺是感冒或鼻竇炎,隨手拿瓶感冒藥水呼嚕呼嚕喝下。

台北榮總神經內科經5年調查統計近3000個頭痛的門診病人,發現有一成五的人頭痛時會以感冒藥水止痛,其中七成喝感冒藥水解痛的人,一次至少喝下一整瓶60cc藥水,比標準服用量一天3~4次、一次10cc高數倍。

台北榮總和陽明大學也曾調查大台北居民,發現每100個頭痛病人中,有兩人需要天天服用止痛藥,因此推估台灣有10萬人以上,天天吃止痛藥劑。

濫用止痛藥不只有成癮問題,而且當腦部對止痛劑的接收器疲乏時,為了要止痛,又得吃進更多止痛藥,惡性循環下,止痛藥愈來愈失靈,甚至變成慢性每日頭痛的病人。

56歲的工廠老闆娘陳阿足,17~18歲起就嚴重頭痛,甚至有二十多年,每個月至少痛15天。

因為試過許多中西療法,打針吃藥針灸都不見效,陳阿足後來放棄求醫,完全依賴感冒糖漿。痛的時候從一天喝一瓶到一天三瓶,長期喝下來,像喝自來水一樣,家人看了都怕,說她「慢性自殺」,勸也沒用。「痛起來管它自不自殺,喝了再說,」陳阿足說,因為喝的量大,乾脆直接找批發商,一箱一箱搬回家,價格較便宜。

幸好兩個多月前,她在專精頭痛的神經內科醫師正確用藥治療下,終於脫離與感冒糖漿過日子的生活。

你可以不孤單

是的,頭痛是可以治療的,你不需要獨自承受揪在你腦袋裡的苦。

「很多病人來,都說他們已經痛了二十幾年了,」王署君醫師搖搖頭。

不過,如果你預期能完全治好你的偏頭痛,你注定失望,你要有與疼痛共處的心理準備。

「幾乎每個病人都會問:『我會不會好?』。但如果「好」的定義是在沒有吃任何藥物下,久久才會痛的話,偏頭痛的確會好,」已看頭痛病人逾十多年的王博仁鼓勵。

而久久才痛一次,就能大大改變病人的生活。

正確診斷、治療,有助於減少發作次數,減輕發作時的嚴重程度。尤其醫藥進步,成效比以前好。

偏頭痛的治療包括生活方式的管理(見64頁「20種方法甩開你的偏頭痛」)和藥物治療。

王署君指出,許多研究顯示,偏頭痛與血清張力素有關。從腦膜血管、腦幹、視丘到大腦皮質的頭痛傳導,一般稱為三叉神經血管系統,是偏頭痛發作的路徑。「英明格」等選擇性血清張力素催動劑(triptans,統稱為「翠普登」),可以抑制腦膜血管與腦幹血清張力素受器,提供治療偏頭痛更多選擇,同時也是頭痛醫療上的一大進展。

用藥時間也很重要。王署君指出,現今醫界認為治療偏頭痛發作,最好在頭痛開始發作40分鐘內或預兆出現時就服藥,愈早服藥效果愈好。

因為有研究發現,頭痛開始發作從腦膜血管傳入腦幹過程約需40分鐘。一旦疼痛傳至腦幹,藥物治療效果就很差,只好等疼痛自行緩解。但如果頭痛還沒傳到腦幹時就服藥,就可迅速制止頭痛。所以錯過吃藥的黃金時間(約1小時以內),疼痛就會一直持續,嚴重時甚至多達數天以上。

「以前認為頭痛吃藥就是失敗的人,現在要告訴他們,如要吃止痛藥就要早吃,不然就不要吃,」王署君提醒。

但他觀察,台灣的病人通常拖一小時以上才吃藥,或抱著「痛大概會走吧」的心理,加上有其他事一耽擱,結果等到痛得厲害仍未吃藥,或再吃藥也來不及。

他提醒,有些特定的偏頭痛發作最好吃藥,例如月經前後、早上疼醒的,這兩個疼痛是絕不會自己主動走的;還有,如果疼痛開始後發現太陽穴的血管開始在搏動、抽痛,可能就需要吃藥。

頭痛也是可以控制的。

偏頭痛除了發作時吃止痛藥外,若發作太多,就需要定期服藥控制病情,讓偏頭痛不發作,而不是一味靠止痛藥。目前有五大類偏頭痛預防用藥,定期服藥可大幅降低偏頭痛的發作。這些藥物除了特定的血漿素拮抗劑在台灣沒有以外,其他包括抗憂鬱劑、乙型阻斷劑、鈣離子阻斷劑、抗癲癇藥等,都可以協助病人。這些藥最初發明都不是為了偏頭痛設計,但後來研究證明對偏頭痛「預防」發作很有效,而且也通過衛生署核定使用。但是仍需要針對個人的情況由醫師選擇用藥,而有些藥物的副作用,還可以用來當成好處,如降低血壓、瘦身、治療憂鬱症或躁鬱症。

「不要放棄!」王博仁提醒,偏頭痛病人要積極找神經科醫師,問清楚自己的情況是不是要做預防治療。

造物者難以理解的巧思

有人說,偏頭痛也許是物競天擇下的保護機制。

例如,有些偏頭痛病人容易在壓力大、睡眠不足時發作,偏頭痛如同一個忠實的諍友,提醒他們:「嘿,你壓力太大,該放鬆一下!」「嘿,你睡太少了,該好好補眠吧!」

為什麼有人會偏頭痛,有人不會?無人能知造物者的心思。不過,正如與偏頭痛共處數十年的王博仁醫師所說:「我知道怎麼跟它相處,所以不會害怕。」

你也該找出自己的最適法則!

偏頭痛,女性較多

研究顯示,大多數有偏頭痛的男孩,隨著年紀增長,頭痛會趨緩。但女孩子步入青春期後因為荷爾蒙變化,頭痛會更頻繁。

青春期以前,男女偏頭痛的比例差不多,但青春期起,女性受到動情激素(女性荷爾蒙)分泌增多影響,有偏頭痛的人增多,是男性偏頭痛病人的3倍,在三、四十歲左右達到高峰。

正因為荷爾蒙變化,許多女性在來經前、經期時,偏頭痛會更厲害。大部份有偏頭痛的女性在懷孕第二期時(12~24週),偏頭痛會漸漸消失。等到產後做完月子,偏頭痛又來報到。

更年期停經後,女性與男性有偏頭痛的比例又漸趨於一致。但如果補充女性荷爾蒙,可能惡化頭痛問題。

另外,一些研究顯示,偏頭痛的女性如果吃避孕藥、抽菸,會提高中風機率。

你不知道的偏頭痛危機

■2004年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一篇研究指出,偏頭痛病人比較容易發生沒有症狀的腦部病變和中風。其中,有預兆的男性偏頭痛病人,如果一個月發作1次以上,後大腦動脈中風的機率增加。而女性偏頭痛病人不管有沒有預兆,只要一個月發作1次以上,後大腦動脈中風的機率增加。

■美國女性健康研究(Women’s Health Study)發現,有預兆的偏頭痛女性和沒有預兆或其他非偏頭痛的頭痛病人相比,中風機率較高,尤其低於55歲的女性,風險最大。

■一些研究發現,偏頭痛與心臟破洞有關。英國的研究指出,超過四分之一為偏頭痛所苦的人有心臟缺損。有病人因為修補心臟破洞,而解決偏頭痛問題。醫界視為未來可能的治療技術。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78期 2005-05-01 00:00:00.0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