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養子如同再婚

我和養子如同再婚
  • 作者 : 黃惠如
  •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儘管愛養子如此深,陳昭姿心中依舊覺得自己像再婚的女人,

她剛考上北一女,在開學前的暑假,媽媽因為她尚未出現月經帶去求診。醫生診斷是先天性子宮發育不全,進行手術。手術後某天,醫學院教授帶著一群實習醫師到她病床前,她側臥面向牆壁,不願也不敢面對他們。

這群醫生為了不讓她理解,用英文交談。教授說:「She studies hard.(她很用功)」、「This is a woman without(這是一個沒有…的女人)…(後來她知道那個字是uterus,子宮) 」「If you love her, will you marry her?(如果你愛她,你會娶她嗎?)」偏偏剛聯考完,英文又是她最拿手的科目,每句都進入她的心裡。

直至今天,每一憶及這場景,她都會流淚。

這個女孩是陳昭姿,後來成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藥劑科主任,為了和她同命的女人發聲,幾乎成為不孕症的代言人。這幾年她挑戰法律與傳統觀念的極限,催生了代理孕母法。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召集人何春蕤形容她:「從個人生命發出的語言,很有力地敘述了這些女性的現實與靈魂」。

陳昭姿後來還是結婚了。夫婿是現任署立台北醫院副院長郭長豐,當他們都還是新鮮人時,陳昭姿因為不孕,對外標榜獨身主義,拒絕異性追求,郭長豐還是以「勝於準備聯考的心力」追求她。

直到大一暑假,陳昭姿寫了一封信,告訴郭長豐不孕真相。一個不到20歲的女生必須對別人說出她的痛苦和自卑。

郭長豐看了信後並沒有離開,反而天天到陳家報到,陳昭姿卸下心防,接受郭長豐成為她的男朋友,9年後成為她的夫婿。

但聰慧如陳昭姿清楚,「男人20歲不要小孩,不代表30歲、40歲也不要,」例如,愛朋友的郭醫師參加同學會後,回家沮喪地說,他再也不參加同學會了,因為同學們都在談小孩,他都插不了話。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02期 2007-05-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