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櫻,瞬間的絢爛與凋零

賞櫻,瞬間的絢爛與凋零
  • 作者 : 李偉文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寒假過年前,A、B寶邀請了與她們同年、讀台中曉明女中的品薰到家裏住。品薰是我高中參加童軍團時的學弟的女兒,是一位編校刊愛寫文章的文藝美少女。

吃過早餐,A、B寶就帶著品薰在社區裏散步,我則趕著整理堆積如山的資料,也算是我的過年大掃除。

快到正午她們才回來,剛進門A寶就嚷著:「太誇張了,我們社區大門口竟然停滿了車子,擠了一大堆遊客在拍櫻花!」

B寶也覺得不以為然:「不就是幾棵櫻花樹嗎?有那麼稀奇嗎?」

有智慧型手機的品薰比較了解年輕人的心情:「現在拍照很方便,大家也流行四處打卡,時時刻刻在社群網站分享自己的見聞,好像也變成一種競賽,因此一知道哪裏有好看好吃的,馬上就會蜂擁而至!」

我看她們三位美少女也在檢視自己相機裏剛剛拍的相片,就過去湊熱鬧:「品薰說的有道理,不過這幾年台灣到處在種櫻花,以前是零零星星的一棵一棵夾雜在樹林裏,現在大家會刻意一整排一整排的種,甚至一整片林子都種櫻花。你們猜猜看為什麼會這樣?」

A寶搶著說:「一整排或一整片拍起照片,非常好看。」品薰思索著:「我們會不會是受日本人的影響,在櫻花盛開時扶老攜幼的賞花,成為重要的儀式?」

B寶卻有點擔心:「整片櫻花林開花時好看是好看,但是把原本有各種樹木的森林砍掉改種單一樹種,似乎對生態環境不太好吧?」

我讚許她們:「你們說得都沒錯。在這個觀光休閒旅遊盛行的時代,再加上媒體喜歡報導這類題材,造成台灣到處都在種櫻花。我覺得B寶的顧慮是對的,假如在住家庭院或馬路邊,多種幾棵櫻花樹那倒無妨,可是如果把整片森林或整個山坡地只種櫻花,那就真的有問題。」

我看她們三位美少女聽得很認真,就順著品薰提到的日本賞櫻的習俗,進一步跟她們討論日本人的櫻花情結。

櫻花的悲愴之美

日本人把櫻花視為國花,是大和精神的象徵,因為它開得絢爛,死得壯烈。

而且櫻花盛開的時候枝上只有鮮紅(或粉紅、紫紅)的花朵,沒有樹葉,一開幾千幾萬朵,更特別的是常常在一夕之間同時開放,滿山滿谷全都是,但是花期很短,往往也在一夕之間全數凋萎飄落,尤其是吉野櫻這個品種,花瓣還鮮嫩時便飄然散落,那種正當盛開便凋萎死去的悲愴之美,滿符合日本文學與美學的追求,難怪他們對賞櫻是這麼狂熱。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72期 2013-03-01 00:00:00.0

關鍵字: 李偉文、日本美學、櫻花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