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獨立的心理健康司

我們需要獨立的心理健康司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康健》上一期特別企劃談到,「當全民都鬱卒,精神醫療卻垮了」有三大徵兆,首當其衝就是( 專科) 醫院受雇精神科醫師出走。

七年前自大學醫院出走,我闖蕩過癌症專科醫院、偏鄉離島,直到一年前落腳基層診所;回頭檢視專業生涯發展,第一個十年所學所見所思,確有「以偏概全」、「以管窺天」的危險。因此,看到師兄姐、甚至師弟妹已超乎預期的速度走出機構,進入社區「為人民服務」,我倒覺得該樂觀視作精神醫療/ 心理衛生的轉機。

過去在醫學中心,病患或家屬常告訴我:「醫生,你知道嗎?要跨過這道門有多難?需要多少勇氣?」聽到這類話語,我一定從診療椅上打直背脊,看著對方先鄭重回應:「辛苦了」,再視狀況鼓勵病人將來「一起努力」。儘管那聲「辛苦了」或「一起努力」可能安慰了某些心靈,但我仍須老實承認:就算有一肚子精神醫學和「疾病烙印感」知識,也明白那家百年老店掛號困難無比( 幾個老病人甚至兼起掛號黃牛的差),還有精神科初診兼教學診,常讓病人尷尬到說不出話來等種種現實,我並未完全體會病人的艱難。

然而,換我走進病人山巔海濱的住家,或在與傳統市場、城隍廟僅咫尺之遙的診所看診時,不僅多數病人的表情沒那麼艱難,連我也有了些許餘裕。

過去,我常說一個不怎麼好笑的笑話。當看診超過四小時,我的注意力、感受力無可避免下降,很容易進入一種類似「螢幕保護程式」的狀態,只有病人說出活不下去、打算自我了斷、同歸於盡之類「關鍵字」重擊,過勞的腦袋才會驚醒過來, 其餘的抱怨只能任其流逝……其實,每次想起這個冷笑話,心中總是暗暗慶幸當年沒犯下害人害己的大錯。

和幾位資歷相仿的同僚交換心得,大家也都覺得在基層診所執業,撇開健保「同病不同給付」等系統因素,看病品質其實變好。

連老病人亦如是想。他們說,「當外頭有一卡車病人等著,就算醫生護士不催,我也只想拿藥走人」;「你以前比較急……不過,那也沒辦法,一個診掛那麼多人」。不只一位對我來說是新病人的老病號也說:「在大醫院看病,主治醫師常被叫去開會,只能看到代診的菜鳥」;我當過教授分身,也託住院醫師代過診,聽了點頭稱是。但病人不吐不快:「你知道嗎?我曾經連三次回診都沒見著教授本尊!」為人弟子的我,不禁冒出豆大汗珠……。只是,光是增加精神科診所,各類社會心理復健資源進不到社區,也沒和社區民眾( 含他科診所、醫院) 培養出守望相助的「好厝邊」情誼,社區精神健康/心理衛生工作就不算成功。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71期 2013-02-01 00:00:00.0

關鍵字: 心理衛生、精神醫療、心理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