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簡單的理解

一份簡單的理解
  • 作者 : 鄭淑敏
  • 圖片來源 : 蕭世英

今年我去參加瑜伽教師的訓練和考教師執照,對我的身體狀況確實極大的挑戰。學習的課程每五天休息一天,因為不是用週曆計算,所以我有點搞不清楚,到底哪一天、星期幾休息。但搞清楚這個日子其實是無比的重要,因為休息這一天,營區裡幸福中心(Wellness Center)裡的治療師全部都會有滿額的預約。開訓的第一天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每一個休息日都預約了「神經肌肉疼痛」治療師Matt,聽說他是中心裡最有經驗的。

Matt第一次觸摸到我的後背,便用一種特別克制的聲音對我說:「淑敏!妳的脊椎、尾骨、整個骨盤腔真的很慘!」我知道他不太想大驚小怪嚇到我,但是他確實被我的狀況嚇到了,只好喃喃自語地說:「我會盡力幫助妳,不用擔心。」

不知為什麼,就這幾句對話,我視Matt如知己。他如果知道我從12歲摔傷脊椎迄今身體哪裡疼痛,如何疼痛,他必然可以揣摩我內心的苦。這個苦和情緒並沒有關係,也不屬於心靈層次,它沒有留下被想像或被誇大的空間,的確真實到「欲說還休」的地步。然而有經驗的治療師,你不用說他都能理解,我為這種理解掉淚。

「幸福中心」的每間治療室大約只有三坪大,全是象牙白,穿上了制服的治療師自然也溶在象牙白的光明之中。治療室的一面牆有一面大小適中的窗子,窗外的景色是交錯的樹林和草地,我在的時候是春末夏初,萬物都甦醒了。Matt的手紓解了我疼痛的同時,我的心神在「新世紀」輕柔的音樂中,逐漸脫離那一片安靜的光明,奔向躍動的林間。即使是躺著,生命還是會奔跑,幸福的感覺純粹來自獲得理解,我認為!

在我離開訓練營前的最後一次治療中,我對Matt說:「今天我的身體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它不是痛,但我不知道如何形容那種感覺。」Matt輕輕地說:「這種感覺叫疲倦,這一個月來的訓練,你的身體很辛苦,回去的時候要好好對待它,讓它充分休息。」

這實在很奇怪,身體痛的時候我知道,疲倦的時候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剎那間我有一陣迷惘,如果我連自己的身體都不能了解,在這個世界上,我到底想了解什麼?我又能了解什麼?

我告訴Matt,我原來的身體狀況更糟,但是在開始練習瑜伽之前,有七、八年期間,我每天只做呼吸練習,即使只有呼吸練習,我就已經察覺到身體狀況一點一滴在進步,那是什麼原因?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08期 2007-11-01 00:00:00.0

關鍵字: 2007/11/01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