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我可以用標靶藥治癌嗎?

醫生,我可以用標靶藥治癌嗎?
  • 作者 : 張曉卉
  •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我要標靶治療!」常是癌症病人急著跟醫生說的話。標靶藥物真能救命嗎?在「命」與「錢」的拔河中,你該如何取得最佳效益?

半個世紀前,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軍方運送化學武器芥子氣的船隻遭到德軍攻擊,毒氣外洩造成官兵中毒或死亡,事後並發現傷亡官兵有嚴重的骨髓抑制現象,啟發醫界使用化學藥物治療淋巴瘤成功,催生出化學治療的觀念,在1970年代締造了癌症治療黃金時代。

但是,化療藥物天生就是毒藥。對於生長中的細胞、不管是正常或是癌細胞,都有毒性。

換句話說,消滅體內腫瘤的同時,也會傷害骨髓、毛囊、腸胃道黏膜等快速分裂的細胞,造成病人貧血、虛弱、掉頭髮、口腔潰瘍、噁心嘔吐,經常很辛苦。

有沒有辦法幫助病人脫離「做完化療也少了半條命」的夢魘,發明只殺死癌細胞、不殃及正常細胞的「完美藥物」,成為全球醫界激烈競取的聖杯。

公元2000年,癌症治療分水嶺

但是,許多新觀念從誕生到成熟過程,經常得面臨嚴苛考驗。

1970年代,美國哈佛醫學院教授、外科醫師佛克曼(Moses Judah Folkman)在手術中發現,惡性腫瘤的血管供應特別豐富,認為癌細胞生長必須依靠腫瘤周邊新生微血管供給養分,因此他1971年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提出「腫瘤血管新生」假說,並預言將來可以藉由「抑制血管增生」的藥物,遏止癌瘤生長。

然而當時主流生物醫學界並不相信佛克曼的論點,他還曾經歷上台演講時,台下有一百多位聽眾同時起身離席的難堪場面。

1985年,現任諾華藥廠新加坡熱帶疾病研究執行長梅特(Alex Matter)已經花了15年嘗試以免疫療法、干擾素等方法對付癌症,始終不得其門而入,決定帶著團隊轉向追溯癌細胞分子變化機制,希望研發出能直接阻斷細胞訊息傳遞的特定酵素(標靶),而不影響正常組織的藥物。

當時有些同儕認為想單靠一個藥阻斷某一個酵素就可以控制癌症的想法太天真,譏諷梅特是「滿腦子瘋狂念頭的偏執狂」。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12期 2008-03-01 00:00:00.0

關鍵字: 化療、標靶治療、癌症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