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信了不拿香不跪拜的宗教

當孩子信了不拿香不跪拜的宗教
  • 作者 : 盧蘇偉
  •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俊宇是我多年的朋友,最近因為孩子的宗教信仰而十分困擾。

他在高中參加了宗教社團,父母剛開始也不反對,但因祖父過世,他身為長孫卻拒絕拿香和跪拜,鬧得全家族眾親友的一致撻伐,讓俊宇和太太十分為難。俊宇只要求孩子出殯當天委屈一下,就算表演給親友面子,但孩子堅持己見甚至對著父母情緒激動地咆哮,讓他十分傷心。

年輕人質疑,「你們可以控制我的肉體;但你們絕不能控制我的靈魂!」

「你們只是我身體的父母,你們不是我真正的父母!」

「你們再逼我,我會為我的神殉道!」

教養孩子十餘年,祖父對孫子也有情有義,為何孩子會如此絕情呢!俊宇說著,忍不住流下男人的眼淚:「我是個失敗的父親,也是個不孝的子女!」

俊宇長跪父親靈前痛哭了一整夜,祈求亡父在天之靈能夠見諒。孩子沒有出席喪禮,俊宇父代子職,在喪禮中多次失控大哭,何以用心教養子女、尊重孩子,卻落到這等難堪的地步。

祖父看重俊宇的孩子,生前把許多房產和存款轉在他名下,引起兄弟間很大的不滿和爭議,而告別式最重要的場合,最受寵愛的長孫卻缺席。不管俊宇如何道歉,都難平息眾怒,在親友交相指責和索求下,他只好把父親送給孩子的財產全拿出來,當做遺產和大家一起分配。但親友們仍指責俊宇只是一條會讀書的牛,不配為人子為人父!

這真的是神的本意嗎?

俊宇忍辱負重的辦完父親的喪禮,回到家孩子主動表達歉意,俊宇絲毫不肯原諒,對孩子講,「從今天起,我已經不是你的父親,去找你的真正父親,你也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已經死了!」他只供給他到20歲,20歲生日當天,請孩子搬離這個家,他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他。

俊宇真的是個失敗的父親嗎?孩子真的錯了嗎?

一個和樂幸福的家庭為了不同宗教信仰和儀式,而決裂至不可收拾的地步,這真的是神的本意嗎?

面對俊宇,我講不出任何安慰的話;但我又不忍苛責孩子,我的好友中,就有人是因信仰,而起家庭革命、婚姻破裂、親子反目。信仰的本身沒有錯;但何以會如此的無情和沒有彈性?

「我不甘心!」俊宇悲憤的眼神充滿著怨恨。

我為俊宇的杯子加上茶水,他舉起茶杯一口飲盡,深嘆了一口氣。我感覺到他內在充滿著理性與情感的糾戰。我和俊宇都鼓勵孩子懂得獨立思考,勇於做自己生命的主人,我們很難說孩子錯在哪裡,能批評的可能是孩子不近人情的固執和不知變通,信仰本身沒有對或錯,而是孩子把他的信仰當成生命的所有,無法兼顧他還有為人子、為人孫的角色和義務,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勇於去選擇自己要的,值得喝采,但因他的決定造成眾人情傷,是孩子難以預料和彌補的,孩子一定也不好過。

「俊宇,你不是失敗的父親,你從小教導孩子獨立思考,勇於夢想,孩子都做到了。你應該覺得驕傲!」

我沒有任何批判和嘲諷,將心比心,若我是俊宇,我相信我也一定深受傷害。但過去已無法改變,父親的喪禮已是幾個月前的事了,這幾個月,俊宇都不給孩子任何辯解的機會,在家為了表達自己的傷痛,都用很粗暴的言行對待另一半和孩子,一個和樂的家,就這樣陷入了苦獄,三個人都背負重重的枷鎖。

俊宇因為這件事,工作也深受影響,他覺得人生已無希望,努力工作又有何意義?他常常一個人喝悶酒,酒後就發瘋的狂吼狂叫,一生勤奮努力的一切,幾乎就要這樣毀了。

選擇找回幸福

我知道他會來找我,一定是他也自覺,這不是他要的人生,他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可是他不知道自己怎麼做,才可以逆轉一切,讓自己恢復過去的幸福和快樂。

「俊宇,你要什麼結果?」

繼續拿過去已無法改變的一切,讓自己陷入絕望和痛苦,也把孩子和整個家給毀了嗎?

「我也不要這樣,一切錯都是……」

但也有句話是:「成功者在問題過程中找方法,失敗者找理由和藉口。」

責備和怨恨不能讓事情改變,改善親子間的情結和互動,才能改善現狀。孩子因父親的傷痛和失序,已經有幾個月未正常就學,俊宇的另一半,也因此深陷痛苦,焦慮失眠多次就醫。

「這個家,只有俊宇你有能力挽救一切!」

但俊宇泠漠略帶敵意的眼神在告訴我,他才是最需要被拯救的,他是最大的受害者!

「放過自己吧!別再為難和折磨自己,你有能力選擇你自己,就像過去,你選擇你的成功和幸福。」

我很堅定的看著俊宇,我緊握著他交錯在桌前的雙手。

「選擇你要的成功和幸福,找回屬於你自己的一切,找回你要的俊宇、你的太太、你的孩子、還有你要的人生!」

過去已無法改變,能改變的是現在,要做對和好的選擇與決定!

「你一定可以,你一直都是一個成功者!」

愛沒有隔閡,只是儀式不同

為了使事情能夠圓滿,我馬上找他太太,做好迎接一個快樂的爸爸、幸福的先生回家的準備!

我也到孩子的學校,找了老師,並和孩子做深談。孩子因這件事有著很深的傷痛,他自覺沒做錯什麼,他不過選擇自己所要的一切而已。但因父親和家族長輩的不諒解,他深感愧疚!

「阿公這麼愛你、看重你,告別式你沒參加,你不覺得你欠愛你的祖父一個告別的儀式嗎?」

在我的協商下,兩週後,俊宇的父親逝世百日,孩子用他的宗教信仰為祖父舉辦追思禮拜,我和俊宇的幾位親友也受邀參加。

俊宇的孩子請教會牧師主持這場特別的儀式,他用心準備,在教堂裡布置滿滿的鮮花和祖父的遺像,有一群穿著白袍的唱詩班,在俊宇領唱下,一首接著一首的聖歌,感人肺腑。我並不是基督徒,但我幾度感動落淚,尤其是俊宇的孩子,朗誦「我最愛的阿公,請安息吧!」紀念文時,我緊握著俊宇的手淚流不止。

俊宇的孩子是多麼深愛他的祖父,只是表達的愛和追思不同而已,兩、三個月來的糾葛和折磨在這場禮拜中得到化解,俊宇和太太在孩子朗讀完紀念文之後,主動走向前,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嚎啕大哭,在場的所有親友,也深受感動。

牧師最後引領的禱告,讓我深受感動:「神的愛是沒有任何界線的,任何有需要的人,祂都願意把全部的愛,賞賜給我們。」

任何宗教的根本,就是無私的愛,「愛」一直都沒有隔閡,只是表達的方式,有所不同。

在教育上,我們尊重每一個孩子的獨特和差異。在宗教上,為何就不能多一點包容和尊重?

牧師在帶領禱告時,我默默祈求世間諸神,能讓不同宗教彼此接納和成就,讓我們遠離誤解和彼此的傷害!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69期 2012-12-01 00:00:00.0

關鍵字: 家庭革命、宗教信仰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