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空房間,走出失親的悲傷

清空房間,走出失親的悲傷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房間都清空了?」

病人坐定、寒暄。為節省門診時間,我如外科手術般單刀直入。

「還沒耶……想不到這麼花時間……還有精神……」病人微微揚起頭,報以淺淺的苦笑續說道:「真正辛苦的是兒子,從辦公室一路收拾回家裡;我只是過去陪陪他、給點意見……看哪些東西該丟、哪些可以送人,哪些要留著做紀念……。」

一年前不到,病人丈夫罹癌。待人溫文有禮、處事井井有條、且向是健康模範生的丈夫霎時變成另個人;病人強忍不安照顧月餘,憂鬱症嚴重復發,經腫瘤科主治醫師轉介,成為我的病人。

危機處理,好不容易穩住陣腳。才想進一步介入,關照治療節節敗退,已進入癌末的先生,無奈時不我予。

喪事後,獨子首次陪同病人回診。我垂詢病人服喪期間身心狀況,「承蒙您的照顧,一切都很順利」,節制有禮的喪家。

下回門診,病人獨自前來,提及兒子決定返國接掌事業,並開始整理父親公司與住家的遺物。

「這可是大工程,」我強調,「東西整理妥當,生活會踏實些,」這不但是專業建議,更是肺腑之言。

另一位病人告訴我,先生書房已經鎖了五年,她還沒有勇氣打開;還有位母親,天天為意外身亡兒子的電腦開機關機,三年不斷。而他們最初找上我的理由都是失眠,輕描淡寫,改裝過的哀傷。

親人要經歷的艱辛

不願意搬動遺物,是所有悲傷輔導教材都不會遺漏,用來區分正常哀傷與病態哀傷(pathological grief)的重要線索。因此,每次聽到遺族整理遺物或清空房間,心裡總是暗暗鬆了口氣。

或許是內容太私密、情緒太複雜,少有文字記錄如何整理遺物。最近有本法文翻譯書《我如何清空父母的家》。作者莉迪亞‧阜蘭(Lydia Flem)是猶太裔法語心理分析師,納粹集中營虎口餘生雙親的獨生女,也是法律「唯一繼承人」。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67期 2012-10-01 00:00:00.0

關鍵字: 家人、清空房間、遺囑、照顧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