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女農,守護台灣紅寶石

兩代女農,守護台灣紅寶石
  • 作者 : 張靜慧
  • 圖片來源 : 陳淑慧 提供

初次與苗栗公館鄉紅棗相遇,完全是意外。2008年夏末我到苗栗採訪《只買好東西》作者、食材達人朱慧芳,她說紅棗正是收成時節,可以去拜訪紅棗園。「台灣有生產紅棗?」我疑問,從未見過紅棗變成乾貨前的模樣,連鮮棗長在樹上、能當水果吃都不知道,這下子朱慧芳更覺得義不容辭,要介紹低用藥、檢驗無殘留的優質棗農給我。

來到阿嬤級棗農賴美月的棗園,親切的她馬上請我品嚐鮮棗,外皮鮮亮,翠綠中帶著淺紅色,皮果肉結實、口感清脆香甜,一口氣吃10幾顆都沒問題。

走上農寮二樓,紅棗香氣撲鼻而來,原來鮮棗進入全紅期後,就在這裡接受太陽的洗禮濃縮成紅棗乾。賴美月邊檢查邊噴灑高粱酒,「酒精可以殺菌,紅棗才不容易生蟲,」她解釋。日照強烈,鐵皮屋散熱又差,光站著就已汗流浹背,難以想像她竟能在這種高溫下做事。

其實現代加工技術發達,紅棗可全由機器烘乾,比起日曬要擔心下雨、費工耗時,機器烘乾更有效率,然而賴美月堅持:「太陽曬過的紅棗比較香」,寧可自己辛苦一點。看著一粒粒馥郁光亮的紅棗,卻因市場充斥中國進口貨而不為人知,真希望《康健》讀者也能享用像紅寶石一般的台灣紅棗!

於是今年初夏、棗樹開始結果時,我又來到苗栗拜訪賴美月。就像大部份傳統殷實的生產者,賴美月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了不起,還說照顧150棵紅棗樹就像做運動,「地總不能放著荒廢,」她淡淡地說。扣除人力成本,種紅棗其實是賠錢,但父親刻意把土地留給獨身的她,賴美月覺得有責任照顧好。

雖不計較營收,栽培二十多年來,賴美月一點也不馬虎。公館鄉一百多戶棗農中,她是極少數從不噴灑除草劑的人。除草劑噴一次,草就會枯死長不出來,只要花五、六百元,整個產季都不必煩惱,而人工除草不但麻煩,雨季時甚至每星期都要除,「真的很辛苦,」賴美月說她常被取笑累個半死收購價格沒變高,吃的人也分不出來,她卻堅持不能毒害土地。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28期 2009-07-01 00:00:00.0

關鍵字: 公館、紅棗、台灣、苗栗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