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為什麼還是那麼難?

善終為什麼還是那麼難?
  • 作者 : 張靜慧
  •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重病的老阿嬤終於等到18個兒孫簽字同意讓她拔管,卻還有另一關來不及過,只差幾小時,她還是沒辦法善終……。 《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修訂,想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病人找出路,但為什麼還是很多人不能好死?

我死時,要在一間光線柔 和的房子,瓶中有花, 壁上有畫……靈魂早洗滌清淨 了,一切也更無遺憾,就這樣 讓我徐徐化去,像晨曦裡一滴 露水的蒸發,像春夜一朵花的 萎自枝頭,像夏夜一個夢之澹 然消滅其痕跡。」

成大中文系教授、作家蘇雪 林在「當我老了的時候」一文 中描述自己期盼的臨終場景, 生命是如此自然、平靜地走到 盡頭。

可惜在現實生活中,很多嚴 重傷病末期的病人不但無法「徐 徐化去」,反而被強塞一頓「死 亡套餐」︰插管、心臟按壓、 電擊、注射藥物……,這些急 救技術用在溺水、心臟病、高 血壓、車禍、觸電、中毒、異 物堵塞呼吸道等導致的呼吸及 心跳停止,確實能救命,但對 生命末期、身體已極脆弱的病 人來說卻是酷刑,常造成牙齒 脫落、肋骨斷裂、內臟破裂、 大出血、胸部皮膚焦黑,面貌 悽慘。有些病人是救回來了, 卻再也離不開呼吸器,吃喝拉 撒全在床上,沒有生活品質、 沒有尊嚴地過完餘生。

台灣安寧療護推手、成大醫 學院教授趙可式有一次坐計程 車去某家醫院,司機氣呼呼地 說「恨死這家醫院了」,原來 一年前他媽媽中風腦出血送到 這家醫院,經急救恢復生命跡 象,接上呼吸器和各種管路, 後來再做氣切,轉入呼吸照護 病房,靠呼吸器維生,不曾醒 來。

一年後老母親去世時,身上 多處褥瘡、關節攣縮變形。司 機憤恨地說︰「如果醫生早告 訴我們後果是這樣,我們絕不 要急救,也不做氣切。」

過去,如果病人沒有在清醒 時簽下「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 療意願書」(簡稱意願書), 當病人意識不清時,可以由家 屬簽「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 書」(簡稱DNR);但病人如 果已經用上維生設備(如插管、 呼吸器),家屬不能代為決定 撤除(如上述司機的母親), 除非病人清醒時曾自己簽過意 願書。這就讓很多病人陷入「求 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困境。 「比死亡更糟的事,就是死不 了,」高雄市張啟華文化藝術 基金會執行長、署立屏東醫院 家醫科兼任主治醫師許禮安說。 去年1月,《安寧緩和醫療條 例》修正,希望讓這些病人有 機會撤除維生設備,得到善終, 但許多安寧療護醫護人員表示 卻執行困難,形同虛設,病人 想善終仍然很難。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64期 2011-08-27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