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對方法,孩子不叛逆

用對方法,孩子不叛逆
  • 作者 : 盧蘇偉
  •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珮珊是我以前輔導的個案,上個月收到她的邀請卡,她實現了擁有自己的美髮店的夢想。我回想起陪她走過的狂風暴雨的國中歲月。

珮珊來自暴力家庭,爸媽常起口角與動粗,她國中開始叛逆,逃學、逃家、多次中輟,勉強拿到結業證書,工作一直不穩定。

珮珊在我輔導期間,狀況不斷,但大多是小事件:與老師衝突、曠課逃學、與父母口角、逃家不歸,有一次她來報到時故意把刀子秀出來,表示和我談完話,就要去殺掉前男友。深愛的男友劈腿,最令她傷痛,因為她在家和爸媽不和,在學校又得不到賞識,這位年紀比她大的男友,是佩珊生活的重心和所有,他的背叛當然會讓她心痛。

也許別人會覺得這個拿出刀子的女孩殘忍暴烈,但其實珮珊只是用很激烈的方式,表達痛苦程度和需求協助的極限,不是在挑起衝突。我倒大杯溫熱的紅茶給珮珊,要她喝些水讓自己舒服一點。她水喝幾口就大哭起來,世界這麼大,沒有人可以表白和陳述,難怪她會激烈的要殺人和自殺。

「謝謝妳對老師的信任,也謝謝妳用那麼獨特的方式,讓老師知道妳心裡的痛苦。」珮珊的痛苦被重視了,她緩和了激烈的情緒,述說她為了男友的種種付出和犧牲,他卻移情別戀,讓她心碎。

「珮珊為什麼要那麼愛他?他有什麼好嗎?」我的問題打斷了她指責和傷心的情緒,她淚眼看著我,不知如何表達,只是默默垂淚。

「妳不再愛他了嗎?」珮珊搖頭,她仍愛著,但很怕失去他,她所有的付出沒有得到全部的回饋,她很不甘心。

「妳如果失去他,接下來該怎麼辦?」心情不好或受委曲時,找誰述說?被爸媽趕出家門時,能夠去那裡?珮珊想著又哭了起來。

「如果男友真的劈腿,選擇其他的女孩,什麼是妳現在最好的選擇和決定?如果男友只是一時好玩,他仍真心愛妳,妳會再給他一次機會嗎?

妳還愛他嗎?如果是真愛,妳願意給他一點時間和自由,做思考和選擇嗎?」

任何遭遇 都是最好的安排

珮珊情緒比較平緩了,我順勢向她要那把刀子,我中午有水果要削正好缺了把刀,她也毫無猶豫的給了我。我分享了成長過程的幾段感情,當時都覺得失去愛情,彷彿面臨世界末日,但現在回顧過去,當時認為的「失」卻是「得」,過去認為的「災難」,卻是當今「最好的事件」,任何遭遇都有原因,都會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珮珊情緒穩定了,我要她找同學或朋友去KTV唱唱歌,心情會好一點。誰知隔沒幾天,我就在街上見她和男友復合,手牽手有說有笑。

珮珊國中畢業,到美髮店工作,兩個月後氣急敗壞告訴我,她要讓我看到「大新聞」,她準備殺死老闆娘和爸媽。

「妳的老闆娘和爸媽,一定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讓妳非常、非常的難過和痛苦,所以,妳用了很獨特的方式,讓老師知道妳的不平和氣憤。」珮珊看我一眼,情緒稍微平緩,她敘說洗一個頭老闆娘給她15元,地上有一根頭髮或毛巾和雜誌沒放好,各扣5元,工作兩個月,不僅沒領到錢,還欠老闆娘好幾千元,爸媽跟她討錢,她告訴爸媽老闆娘的苛薄,不僅沒得到父母的支持,還被冷嘲熱諷,讓她十分氣憤。「這些人渣都該死,自己活著也沒什麼意義;但一定要找幾個人陪葬!」

人在情緒失控時,是無法講道理的。我請珮珊喝咖啡,分享我的成長過程,考不上大學,去做了一段時間的水泥工,第一個星期全身痠痛、手指和掌心都因搬磚而磨破皮,年輕時做過粗工的媽媽看到我偷偷擦藥,拉著我的手幫我擦,流下眼淚,我告訴媽媽,如果我真的讀不來書,我會努力做一個全台灣最好的水泥師傅,如果我再回去讀書,總有一天我會考上大學的。

多年存下的愛與希望存款,現在都收到了

珮珊讓我看她的手,像菜瓜布一樣粗糙,手掌和手指有多處裂傷未癒,我想起媽媽為我塗藥的情景,淚水忍不住滑下來。

「珮珊,這兩個月妳是怎麼撐過來的,手裂傷要碰水又要接觸洗髮精,那麼痛,妳是怎麼忍耐的呢?」

珮珊流著淚水訴說她不會讀書,從小被爸媽看不起,到學校老師常羞辱她給全班同學看,她離開學校,就發誓要做一個讓別人看得起的人,當全台北最好的美髮設計師,她要有自己的店,再怎麼辛苦都要忍耐,她不想再讓別人看不起她。珮珊搽著自己裂傷的手,想到每一次伸進水裡的痛,就嚎啕哭起來,我輕拍她的肩膀。

「珮珊妳一定可以的,那麼痛的苦,妳都能忍受,其他都算不了什麼,我有信心,妳一定可以做全台北最好的設計師,一定會有自己的店!」

開幕當天我看到她的父母以她為榮,也看到她的先生,雖不是當年愛得死去活來的男友,卻是她工作最好的夥伴,和共同夢想的實踐者,也見到她可愛的兩歲女兒。

因開幕客人很多,小女兒可能一時被忽略,委屈大哭。我眼前突然浮現爸媽曾用粗暴方式管教珮珊的影像,珮珊會打罵她嗎?沒有!她快步走向女兒,溫柔地抱起她,「謝謝妳用那麼獨特的方式,讓媽媽知道妳需要媽媽!媽媽愛妳!秀秀哦!」

我眼淚滑下來。

我一直認為孩子的生命是本存褶,你存進什麼樣的經驗,未來就提領出什麼。今天我們對待孩子的態度,就是孩子長大後對待我們的態度。

珮珊小時候的命運的確不夠好,但她努力創造了生命的所有可能,更重要的,我是那麼高興,多年努力存下愛與希望的存款,珮珊真的收到了,成為懂得愛她女兒的媽媽。

珮珊的成長歷程,更堅定了我這二十幾年來的堅持和信念: 沒有不可以教的孩子,只是我們沒有用對方法;沒有叛逆的孩子,只有不被了解和賞識。孩子需要爸媽的不多,只要愛和成功的經驗而已。 請問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存入真正的愛和溫暖,未來我們也才能提領這樣的存款呢?

我不明白為什麼那麼多的父母,不肯用心學習、善待孩子?為什麼一定要以愛為名,把孩子愛到渾身傷痛?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62期 2012-05-01 00:00:00.0

關鍵字: 叛逆、暴力家庭、孩子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