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難斷家務事

醫生難斷家務事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身材碩長、妝容精緻的女士推開門,優雅地在我面前坐下,陳舊的診間頓時蓬蓽生輝。

「一直睡不好,最近半年愈來愈嚴重……朋友要我務必過來談談」,女士開始陳述求診始末不相干,應刪除圍繞著病人睡不好的主訴,我依據「診斷性會談」要點逐一蒐集資料;就在我幾乎斷定前來求助的是位求好心切、長年繃緊神經,已無法放鬆自然入眠的事業成功女性時,卻出現一個小小雜音:

「出差住旅館睡得倒好。」

「時差不要緊?」

她半晌才開口道:「結婚以來一直如此……」

原來,現下的女強人當年可是眾人眼中「飛上枝頭」的幸運女孩。25年來,她戰戰兢兢恪盡人妻之職──即便這些年努力掙了「幾間小店」,依舊親自下廚為先生打理三餐。

「你是怎麼辦到的?非得這樣嗎?」我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他總是兩手一攤,擺出『我是有老婆的男人,為什麼要去外頭吃飯』的態勢。」

「傭人煮不行嗎?」

「他的嘴有點刁……幸好經過多次溝通,我預先做好,用餐前由傭人加熱是可以的。」

初出道做醫生時,我不但對這類男人憤憤不平,若遇上頻頻以「他很顧家」之類藉口為丈夫分說的女人,更是氣急攻心;不只一次「擦槍走火」,當面指出如此忍氣吞聲等同「助紂為虐」,想一舉激出病人扭轉家庭動力(family dynamics)結構的契機!

明知不需這麼用力,卻仍忍不住

我並非不明白,撇開經濟能力與子女教養等現實因素,「合理化配偶作為」其實是病人為維繫共同生活所做的努力。如果沒有危及性命安全的家庭暴力,治療者/外人莽撞地戳破「國王的新衣」,幾乎注定是一場徒勞。老師開宗明義即教誨「戒急用忍」。

可惜我資質駑鈍,十多年來始終抓不準「戒急用忍」和「鄉愿」的界線。即便不再指著病人鼻子說「事情演變成這樣,你也有責任」,但在交付安眠、抗焦慮、甚至抗憂鬱藥處方時,還是忍不住碎碎念:「藥只能治標,暫時穩定情緒應付難關。你要不改變環境,要不就改變心態,才是治本的王道……」。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62期 2012-05-01 00:00:00.0

關鍵字: 社會、病人、醫生、家屬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