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爸爸向前走

單親爸爸向前走
  • 作者 : 王梅
  • 圖片來源 : 陳郁文

當時爆紅的童星小小彬,通告邀約不斷,他的父親卻被批評為「靠子賺錢」、「罔顧孩子權益」,情緒為之崩潰。社會對單親不友善,使得許多單親變成「落難家庭」。

美國賈納理財公司執行長賈納(Chris Gardner)曾經歷一段艱困的單親父親生涯,妻子離開他之後,賈納因身無分文一度與2歲的兒子淪為街頭遊民,露宿地鐵車站和收容所,並利用車站的洗手間替兒子洗澡。賈納發奮苦讀,考進一家證券公司擔任實習生,並以實力擊敗19名競爭對手,正式被雇用,後來又成立了自己的理財顧問公司。

2003年,ABC頻道報導了賈納的故事,已為人父的製片商柯雷門(Mark Clayman)深受感動,並說服賈納,改拍成電影《當幸福來敲門》,由知名演員威爾‧史密斯父子檔聯手主演,將單親爸爸的辛酸苦辣詮釋得淋漓盡致,讓全球觀眾淚濕了雙眼,不但創下票房,更贏得專業影評給予四顆星滿分的評價。

離婚率飆高,單親爸爸也愈來愈多。內政部推估到2009年止,台灣地區單親戶數達32萬4千戶,佔總戶數4.18%;其中女性單親為57.5%,男性單親為42.5%,「遠高出歐美男性單親的10~20%,」社會學者、前台北市社會局長薛承泰比較指出。

兒福聯盟承接台中市社會處「向晴家庭福利服務中心」也做過調查,得到類似的結果,台中市男女單親比例從2003年的3:7已攀升到2007年的1:1,單媽、單爸的比例旗鼓相當。這些單爸「失婚」的原因,離婚佔79.6%,喪偶佔10.20%,分居佔5.1%,而且超過七成六集中在31~50歲的中壯年。

離婚常被認為是失敗者

每個單親家庭都有外人難以體會的辛苦。過去常聽到單親媽媽含辛茹苦養育小孩,單媽普遍被認為是弱勢;其實,單爸更是弱勢。2005年台北市平均100個自殺死亡案例,其中八成是單親父母,26人是單媽,54人是單爸。

「單爸一直是被忽略的一群,」長期關注男性議題的東吳大學社工系教授王行,一語道盡單爸困難的處境。王行主持一個長達2年的單親爸爸研究計劃,每週固定有一群單爸和他一起「工作」,敘述各自失婚的經歷,並集結出版了《不單單是爸爸》一書。

經營婚姻很難,離婚的因素更是錯綜複雜。勁竹(化名)是參與這項研究計劃的單爸之一,從如日中天的事業摔下,50歲面臨失業的窘境,礙於男性自尊,不願對另一半據實以告,種下分手惡因,21年的婚姻走入盡頭。

某些單爸百思不解:「我不菸、不酒、不嫖、不賭,每天認真工作賺錢養家,為什麼會離婚?」「我從來沒有做出對不起太太、家庭的事,但她就是不想跟我繼續過下去!」

離婚9年的單爸阿福回頭檢視,婚姻讓他「失去自己」,必須處處討好、迎合對方,「有一陣子,下班很怕回家,因為不想為了雞毛蒜皮的事和太太吵架,」但忍耐畢竟非長久之計,最後還是簽下離婚協議書。

身心陷入困境

傳統認為男人必須堅強,就算是心裡有苦、有怨,表面上還是要裝作若無其事,硬撐。

不少單爸的生活陷入困境。從事家庭與婚姻扶助的「佛教觀音線協會」主任陳伯炯根據輔導經驗,多數男人無法接受自己無能為力,失婚之後有些會自暴自棄、怨天尤人,或者乾脆逃避、躲起來不見人,甚至人格轉變成反社會傾向。

被媒體形容「台灣版當幸福來敲門」的劇場導演侯剛本,在成為單爸之後,足足有半年陷入憂鬱狀態,必須靠精神藥物控制情緒,女兒又罹患選擇性失語症,壓力大到受不了,「常常覺得很悶,喝到爛醉的時候,很想拿一把刀把自己砍了!」他毫不隱諱那一段煎熬過程。

失婚會造成身心失序,健康下滑。根據芝加哥大學社會學者韋特(Linda Waite)近期發表的論文指出,離婚或喪偶後有二成的人容易罹患心臟病、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以及癌症。

失婚也容易造成經濟壓力,尤其原本是雙薪家庭,現在必須由一方獨自承擔養家。新聞媒體不時出現「失業單親爸帶子女燒炭自殺」的社會事件,讓人痛心。

社會對單親不友善

社會價值慣於把單親貼上「問題家庭」的標籤。「男人一旦離婚,常被視為『失敗者』,」《非典型愛情》作者、人氣部落格作家吳仁麟觀察,社會定義男人最大的功能在於「有一個肩膀能養家活口」,男人把太太、小孩照顧好,才算是個有價值的人,「很多男人長期被壓抑在這樣的角色裡,喘不過氣,」吳仁麟感嘆。

近來爆紅並成為新聞人物的小小彬,因為通告邀約不斷,工時加長,他的父親小彬彬飽受輿論批評「靠子賺錢」、「罔顧孩子權益」,情緒幾乎崩潰。

一名單爸結束10年婚姻後,不但家人怪罪,親友質疑,每次到社交場所認識新朋友,動不動就被問起離婚原因,甚至妄下斷語胡亂批評,「一定是你沒把家顧好,老婆才會跑掉」、「是不是你脾氣太壞,老婆受不了」,讓他不勝其擾。

社會對單親家庭不友善,小孩也承受莫名的壓力。82年次、父母離異多年的小丸子(化名)私下透露,在學校絕口不談自己是單親家庭,因為不想被另眼相看,同學的媽媽甚至會阻止子女和她來往,認為單親家庭的小孩「不正常」。

教育單位與學校設計的教材、功課,也都是從雙親的角度去思考,並未把單親納為一般常態,營造適合單親的學習環境。許多單爸、單媽既要忙於生計,又要照顧小孩,還要幫忙張羅學校的課業,蠟燭兩頭燒,幾乎都是過度透支。

單爸求助不得要領

社福單位的工作人員表示,會主動上門求助的單爸僅是單媽的五分之一。即使單爸想向外界開口求援,也常不得其門而入。

舉例來說,台灣的社會福利有提供婦女、兒童、老人、殘障等服務,卻不見男性社福組織,「把男性排除在外,好像認為男人是不需要被照顧的,」中華單親家庭互助協會執行長朱建鋒十分不以為然。

各縣市都設有「婦女及家庭服務中心」,但許多男性只要看到「婦女」二字就自動打退堂鼓,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走進去求助,得到的答覆是「不知道可以提供什麼服務,因為過去沒有經驗,不了解單爸的需求」。

「權益是靠爭取,不會從天上自動掉下來,」單親協會朱建鋒持平指出,婦女團體經過抗爭多年,才終於走到今天。為此,有些單爸挺身而出,召開座談會、公聽會與記者會,大聲疾呼督促政府通過立法,也有民代出面幫忙施加壓力,再加上近2年的金融風暴,政府單位為了照顧失業單爸,終於在2009年底加速通過修法,弱勢單爸和單媽皆適用《特殊境遇家庭扶助條例》,可申請兒童托育、醫療、子女生活津貼以及緊急生活補助,算是得到基本保障。

單爸勇敢追求幸福

「幸福家庭」不是單一標準,也不是雙親都在才叫做「和樂融融」。美國總統歐巴馬、亞洲小天王周杰倫都是出自單親家庭,表現出類拔萃。王行教授指出,當社會結構愈趨複雜,家庭的類型也愈多元,單身、單親、頂客族、未婚生子、同志伴侶等也都是「家庭」,「應該對每一種家庭都保持友善、接納與包容,」王行呼籲。「單親從來就不是我人生的選項,但命運就是安排我走到這一步,」這是許多單爸內心最深沈的感受。

為了照顧失語的女兒,導演侯剛本辭掉工作,專心做全職奶爸,從年收入超過百萬,變成彎下腰桿領社會救濟金,侯剛本坦承,「換尿布、沖牛奶對我都不是難題,突破『男人的尊嚴』才是最大的障礙」。

正如《當幸福來敲門》的英文原名:The Pursuit of Happiness,追求幸福是每個人內心的渴望,賈納從未料到妻子會突然棄他而去,但他並未向逆境屈服,反而當成激勵的動力,終能重拾幸福。

以下是許多「過來人」給單爸的建議:

保持正向樂觀。

接受事實,不要固著在自己的失婚與失意。香港大學婚姻與家族治療碩士、佛教觀音線協會總幹事李惠珠提醒單爸,「當你的態度表現得很正向、樂觀、坦然,別人也會認同,自動撕掉負面標籤。」

單爸阿福因為從事國際醫療援助,經常奔波世界各地,在一些落後國家看到當地居民僅靠微薄的收入,就能養活全家老小十餘口人,生活條件雖差,卻很樂天知足,讓他反躬自省,心存感恩。心情沮喪的時候,阿福開著車往深山裡繞,只要看到好山好水,心情就能轉換,發現這個世界依舊很美好。

「離婚以前,想像離婚後會變得很慘,而且不知道該如何向別人解釋,一旦真的離了,發現從此海闊天空,心裡拉出一個很大的空間,」阿福恢復單身後自主性更強,重新找回失落的自己。

失婚又加上被人倒債數百萬的單爸勁竹,有天失魂落魄跑到淡水,萬念俱灰下打算「了結」自己,不期在淡水廣場看到一位盲友自彈自唱謀生,頓生訝異、驚恐與慚愧,「一位盲者尚且能自力更生,不放棄生命,我不聾、不啞,又還有專長,實在沒有資格尋死。」就在一剎那的轉念,他決定好好活下去。

勇於求助。

人不是萬能,承認自己有軟弱的時候。侯剛本以自身經驗提醒單爸,千萬不要在困境中落單,也不可貿然單獨行動,以避免發生不必要的悲劇。一旦察覺自己快撐不下去時,一定要找到支持系統協助,不管是家人、朋友、社福機構或宗教團體,都能助一臂之力。

侯剛本在完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靠著親友接濟、教會愛心奉獻,以及寫劇評、影評微薄的稿酬、偶爾上電視節目的通告費,一路支撐到今天。曾有不知名單爸在電視上看到侯剛本侃侃而談失婚後的心路歷程,特地打電話給製作單位,「請轉告那位來賓,我受到很大的啟發,我會勇敢地走下去。」

單親協會執行長朱建鋒中年遭逢喪妻之痛,有段時間老是失眠,也常夢見太太,白天則是經常恍神,覺得生命空虛。透過台北市社會局找到「一葉蘭喪偶家庭協會」,「我想知道別人是怎麼從傷痛中走過來的,」朱建鋒回想那段復原過程,藉由別人的經驗得到重生的力量,如今還能回過頭來協助更多的單爸,人生過得十分充實、有意義。

接受挑戰。

很多單爸共同的經驗是「不斷發現自己不為人知的能力」。以前是工作擺第一,太太和家庭殿後,一旦變成單親,孩子是最大的「老闆」,是截然不同的體會。

「離婚以後責任心反而比以前更強化了,照顧孩子是終其一生的責任,」單爸勁竹肯定表示。「我從來不知道如何做父親,但女兒引導我、暗示我,教會我如何當爸爸,」單爸老林也深有同感。

佛教觀音線協會於2006年成立了一個「男人茶室」自助團體,不管是已婚或失婚男性,都可以去吐苦水、倒垃圾,更重要的是藉助別人的經驗,幫助自己學習解決問題的方法,「幾乎每個人都能從困境中找到出路,」觀音線主任陳伯炯很欣慰看到這群男人不斷在成長、蛻變。

譬如有些單爸本來是硬梆梆、整天在公司發號施令的主管,後來懂得傾聽,愈來愈有同理心,身段變得很柔軟,不但親子溝通的能力變好,職場的人際關係也更圓融,「願意承擔的男人,在我看來都是好男人,」34歲、單身的陳伯炯肯定說道。

幸福是向內看,不是向外求。

單爸勁竹說,以前羨慕別人高官厚祿,一心努力想攀爬到頂峰,沒想到離婚再加上失業的雙重打擊,讓他從雲端跌至谷底,但也讓他開始思索生命的意義,才深刻領悟,所謂的「幸福」並不是遠方燦爛的奢華,而是生活中的平安踏實,雖然必須節衣縮食,但他心懷感恩,誠心面對。

行到水窮處,柳暗花明又一村。失去光環的侯剛本,如今儼然變成「單爸代言人」,也重新領悟潛在的價值與能量,篤信基督教的他向上帝禱告,「神啊,禰從未讓我餓過,我終於明白禰為什麼要我放下身段與社會掌聲,禰真是奇妙!」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36期 2010-03-01 00:00:00.0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