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到飯菜香,我知道病人好起來了

聞到飯菜香,我知道病人好起來了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若非舉目盡是珊瑚礁海岸,綠島聚落像極了台灣西南沿海小漁村。

我觀察,無論是三合院、還是寺廟屋簷,都較台灣收斂;鋼筋水泥起的透天厝至多兩層,而且呈迎風面短窄的狹長格局,民家前後門多半各自直通巷道。

世居綠島的衛生所護士宜芳為圖方便,常帶著我由後門經廚房進入訪視的病家。

未「登陸」前我認為島上有原住民部落,並自以為是,依地緣推定是達悟族。或許是過去遇過太多想當然爾的無知訪客,宜芳開門見山便說:島上居民都是小琉球漢人後代。

聽罷心中暗暗詫異。事後查閱文獻才知道:清嘉慶八年,小琉球漁民陳必先某次出海偶然來到綠島,覺得島上資源優於原居地,就號召鄉親陸續移居。即至咸豐年間,全島拓墾幾近完成,達悟族人牧羊與航海的中繼站,就此變成了漢人小島。

完成自我「補救教學」後,再隨宜芳四處「侵門踏戶」,不但不再到處張望原住民建物,反而對閭弄間不時飄送的粽葉、麻油或滷肉香,有種莫名的鄉愁。

上山下海看診病人

可是我終究不是尋幽采風的遊客,而是照顧罹患精神疾病居民的醫生。隨宜芳巡迴數次後,我職業病大犯,竟跟她倡議,把病人家居是否清潔、廚房是否定時飯菜飄香,列為評核病情的指標。

「對耶!問病人有沒有幻聽妄想不一定準。」雖不曾受過精神護理訓練,宜芳社區實務經驗豐富,也吃過精神病人的「虧」──不覺自己有病、抗拒吃藥的病人。在病未復發前若存心唬弄別人,並不難瞞混過關;但一旦嚴重發病出現危險脫序行為,要怎麼把病人「吊」出去,也就是利用空勤隊直昇機緊急送醫,是綠島和所有離島醫護人員與家屬永遠的夢魘。

不同於其他科醫師坐在有冷氣的診間看診,宜芳總是不辭辛勞帶著我上山下海,連她的護理長都覺得對不住:「有需要把醫師操成這樣?不能預先通知家屬把病人帶來衛生所就好?」

但我認同宜芳的堅持。

這是我們巡迴看診的處女秀:我們從前門走進凌亂的客廳(也可能是小吃店或檳榔攤),家屬們要不是狼狽地挪開沙發椅上的雜物,就是臨時搬出大紅塑膠矮凳讓坐,再喚病人出來見客(多半從睡榻)。問診後逐一檢視從屋裡搜刮出來的藥袋,確認病人哪些有一搭沒一搭的吃?哪些沒吃(通常是抗精神病或抗憂鬱的主線用藥)?哪些藥卻多吃了(一定是輔助的鎮靜安眠藥)?接著便針對病人與家屬的顧慮或誤解給予說明。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58期 2012-01-01 00:00:00.0

關鍵字: 精神病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